翻译似临画 8.3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满满满满满

文学的对象既然以人为主,人生经验不丰富,就不能充分体会一部作品的妙处。而人情世故是没有具体知识可学的。所以我们除了专业素养,广泛涉猎以外,还得训练我们观察、感受、想象的能力;平时要深入生活,了解人,关心人,关心一切,才能亦步亦趋地跟在伟大的作家后面,把他的心曲诉说给读者听。因为文学家是解剖社会的一生,挖掘灵魂的探险家,悲天悯人的宗教家,热情如沸的革命家;所以要当他的代言人,也得像宗教家一般的虔诚,像科学家一般的精密,像革命志士一般的刻骨顽强。

18

说到一般的翻译问题,我愈来愈感觉到译者的文学天赋比什么都重要。这天赋包括很多,taste,sense等等都在内。而这些大半是「非学而能」的。所谓「了解」,其实也是天生的,后天只能加以发掘与培养。翻译极像音乐的interpretation, 胸中没有Shumann 的气息,无论如何弹不好Shummann。朋友中很多谈起来头头是道,下笔却一无是处,细拣他们的毛病,无非是了解歪曲,sense不健全,taste不高明。

时下的译者十分之九点九是十弃行,学书不成,学剑不成,无路可走才走上了翻译的路。本身远没有文艺的素质、素养;对内容只懂些皮毛,对文字只懂得表面, between lines的全摸不到。这不但国内为然,世界各国都是如此。单以克利斯朵夫与巴尔扎克,与服尔德(Candide)几种英译本而论,差的地方简直令人出惊,态度之马虎亦是出人意外。

68

「感慨」在英文中如何说,必姨来信说明如下:

有时就是(deeply) affected, (deeply) moved; 有时是(He is) affected with painful recollections; the music (或诗或文)calls forth painful memories 或 stirs up painful (or mournful, melancholy) memories。如嫌painful 太重,就说那音乐 starts a train of melancholy thoughts, (sorrowful, mournful, sad) thoughts。对人生的慨叹有时不用memory, recollection, 就用reflection,形容词还是那几个, e.g. His letter is full of sad reflections of life.

据我的看法,「感慨」、「慨叹」纯是描写中国人特殊的一种心理状态,与西洋人的recollection固大大不同,即与reflection亦有出入,故难在外文中找到恰当的equivaleng。英文的recollection太肯定,太「有所指」;reflection又嫌太笼统,此字本义是反应、反映。我们的感慨只是一种怅惘、苍茫的情绪,说sad也不一定sad,或者未免过分一些;毋宁是带一种哲学意味的mood,就是说「感慨」本质上是一种情绪,但有思想的成分。

95

西方人的思想方式同我们距离太大了。不做翻译工作的人恐怕不会体会到这么深切。他们刻画心理和描写感情的时候,有些曲折和细腻的地方,复杂繁琐,简直与我们格格不入。我们对人生琐事往往有许多是认为不值一提而省略的,有许多只是罗列事实而不加分析的;如果要写情就用诗人的态度来写;西方作家却多用科学家的态度,历史学家的态度(特别是巴尔扎克),像解剖昆虫一般。译的人固然懂得了,也感受到它的特色,妙处,可是要叫思想方式完全不一样的读者领会就难了。思想方式反映整个的人生观,宇宙观,和几千年文化的发展,怎能一下子就能和另一民族的思想沟通呢?

99

平时除钻研外文外,中文亦不可忽视,旧小说不可不多读,充实辞汇,熟悉吾国固有句法及行文习惯。鄙人于此,常感用力不够。总之译事虽近舌人,要以艺术修养为根本:无敏感之心灵,无热烈之同情,无适当之鉴赏能力,无相当之社会经验,无充分之知识(即所谓杂学),势难彻底理解原作,即或彻底理解,亦未必能深切领悟。

133-34

0
《翻译似临画》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