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金融史 7.8分
读书笔记 中国的金融家

中国金融的现代化起源于较弱的中央政府和被侵害的主权,以危机的鸦片为序幕。

18世纪后期,英国东印度公司将鸦片从印度出口到中国,用于平衡中国茶叶出口英国的贸易差额。1834年印度东印度公司失去了它的垄断地位,鸦片贸易的竞争加剧,出现了大量的鸦片贸易公司,包括怡和洋行、旗昌洋行和宝顺洋行。

1839年林则徐受命销毁鸦片,对缴获鸦片的补偿问题的分歧引发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在此之前,广州是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城市。1842年签署的《南京条约》使得中国向英国商人开放了5个通商口岸:广州、厦门、福州、宁波和上海。代表了对中国主权的侵蚀。

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则进一步,最终洗劫并几乎完全烧毁了北京的圆明园。它迫使中国允许对外通商,并承认了一系列涉及外国商业利益的治外法权。

通商口岸成为西方商业和金融进入中国的载体。现代金融的种子通过外来入侵播撒在中国市场上。然而,当这些种子开始发芽后,却又诞生了不同于西方的形态。

1865年,一群香港商人和英国官员发起成立了如今的汇丰银行。其创始人中有从事过鸦片贸易的商人。它首先在香港发行股票,6个月后在上海第二次发行股票。汇丰银行是参与中国贸易的一个主要的商业银行,扮演了存款机构、中介机构、承销商等角色,贯穿了中国现代金融转型的过程。

买办是贸易公司的中国代理商,但他们也担任鸦片、丝绸、茶叶和棉花等商品贸易中间商,并从中获利。买办享有治外法权,许多买办变得富可敌国。

徐润(1838-1911)就是其中一位,1865年在他担任宝顺洋行上海总买办期间,宝顺洋行通过汇丰银行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6个月后在上海再次发行。他亲眼看到了如何创建一个公司以及如何发行股票。

据估计,包括商人和买办在内的中国投资者的投资额占据了19世纪60年代之后上海公司总资本的40%~50%。历史学家郝延平认为,买办不只通过了很多专业知识,而且通过了19世纪晚期通商口岸商业发展的资本。

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容闳,在徐润的帮助下,1872年在上海创建了轮船招商局,是近代中国第一家公开募股集资的新型股份制企业。它采取的是官督商办模式。改公司的一个新特定是它的附带性条款,即股份只能由中国公民持有。

《马关条约》允许日本不仅仅在通商口岸进行交易,而且可以在中国组建自己的工商企业。这一条约签订后,中国政府将同样的权利扩展至本土企业。因此1895年之后,出现了建立私人企业的浪潮。

通过买办制度和派遣留学生到海外学习金融和科技现代化,中国花了40年左右的时间迅速吸收企业资本主义的发展经验。

到1931年,《北华捷报》上报告估计的企业数量有109家。同年,纽约报纸日常报价的企业数量也不过66家,当然英国股市的名单要长的多。

这些早期数据要归功于耶鲁大学毕业生李周,他从《申报》上搜集了1882-1887年和1908年-1912年的大量价格数据。

1885年徐润破产了。如果没有1883年大危机,徐润很可能作为上海的J.P.摩根而被人们铭记。

到1935年,在上海的主要市场上仍然保持了少量纯粹的华资企业,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在外国注册和国内股票市场上市已经成为主流。

0
《千年金融史》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