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8.8分
读书笔记 私人书摘(下)kindle版
待业青年白日梦

真相是一个民族发展最基础的东西,即便将来你査到有华南虎,这个照片真假你仍然不能绕过,因为这是民意的要求。 柴静, 看见, loc. 3858-3859

我们都努力把自己报道的世界与生活分隔开。 柴静, 看见, loc. 4109-4109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吗? 柴静, 看见, loc. 4551-4552

陈虹说:“不是说你把采访对象不愿意说的一句话套出来叫牛逼,把他和你都置于风险之中,这不叫力量。要是拿掉你这句话,你还有什么?”

他解释:“你的主题要蕴含在结构里,不要蕴含在只言片语里,要追求整个结构的力量。” 柴静, 看见, loc. 4588-4590

先要把农民社保这条路铺平,无论在犄角旮旯还是走到最繁华的地方,都在这张社会保障网的保护之下,都有生存的能力。 柴静, 看见, loc. 4722-4723

亿人要转为城市居民,这个过程你是迟早要来,这种城市化,能带来多大的投资,造成多大的消费市场,不可估量,潜力极大,但问题是,现在才只有一半人进城,地就成了这样,污染成了这样,以后怎么办?不认真考虑,很难说这件事是祸是福。中国经济如果出问题,一定是农村经济出问题,中国未来一个大的坎就是几亿人进城,就看这个坎能不能过得去。 柴静, 看见, loc. 4813-4816

不能用道德眼光看任何问题。 柴静, 看见, loc. 4824-4824

他(卢克安)说:“如果因为怕别人看到就不做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把它隐藏起来,那就等于说谁都不能做这个事情。如果自己把它做出来并让别人看到,那就等于说谁都可以这样做,然后很多人都会这样去做。因为这句话我才考虑接受你们的采访。” 柴静, 看见, loc. 4998-5000

“不是不喜欢物质,我喜欢自由。”卢克安说。 柴静, 看见, loc. 5019-5019

教育就是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不管是故意还是不故意。” 柴静, 看见, loc. 5120-5120

文明,就是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在做什么。” 柴静, 看见, loc. 5137-5137

不是被禅悟式的玄妙一掌推翻,是被严整的逻辑体系,一步步,一块块,卸除的过程。 柴静, 看见, loc. 5158-5159

从世俗的意义上说,没用,没效果,不可效仿,也不可推广;他做的事情,很可能无踪无影,悄没声息地就被吞没在中国茫茫的现实中,但他的存在本身,有一种令人内心惶然震颤的力量。 柴静, 看见, loc. 5198-5200

我最害怕的是崇拜者,因为崇拜基于的往往是幻想。崇拜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失望。 柴静, 看见, loc. 5215-5215

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家,他家人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学生,学生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人类的发展,那么人类就是他的后代。 柴静, 看见, loc. 5252-5253

人类大部分的苦都是因为期待的存在。 柴静, 看见, loc. 5370-5371

没有任何期待和面子的人生是最美好和自由的 柴静, 看见, loc. 5371-5372

做新闻,就是和这个时代的疾病打交道,我们都是时代的患者,采访在很大程度是病友之间的相互探问。 柴静, 看见, loc. 5667-5668

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我觉得像彼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柴静, 看见, loc. 5682-5685

不光是简单,不光是家长,不管任何人,你去告诉别人应该怎么样,这就是错的方式。我就错了这么多年。 柴静, 看见, loc. 5784-5785

你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你太偏激,就是你们说的愤青。 柴静, 看见, loc. 5811-5811

“偏激就会傲慢,无礼。你很想做事,但要改掉这个毛病。”我想辩解,还算咽下去了,说:“那怎么办?”

“多读书。”老爷子(某实业家)说,“另外,存在即合理,你要接受。” 柴静, 看见, loc. 5811-5812

批评别人的时候,引过顾准的话“所谓专制,就是坚信自己是不会错的想法”,这会儿像冰水注头——天天批评专制,原来我也是专制化身。 柴静, 看见, loc. 5840-5841

柏大夫说:“和解,是在心里留了一个位置,让那个人可以进来。” 柴静, 看见, loc. 5896-5896

客观是对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投入其中,有所感受,相互冲突的感受自会相互克制,达到平衡,呈现出“客观”的结果,露出世界的本来面目。 柴静, 看见, loc. 5900-5901

只是生活本身矛盾密布。 柴静, 看见, loc. 5925-5925

因为他只能专注一个事,你不能分心,你必须全力以赴工作,不要谋求幸福。 柴静, 看见, loc. 6011-6011

陈虹说:“判断一个运动镜头的好坏,不是看流不流畅,要看它为什么运动。一个摇的镜头,不是摇得均不均匀,而是摇的动机是否深刻、准确。” 柴静, 看见, loc. 6027-6029

陈虻总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如果哀痛中,我们不再出发,那你的离去还有什么意义? 柴静, 看见, loc. 6145-6146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那是堕落。 柴静, 看见, loc. 6185-6188

“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我回身指了指背景板上这几个字,“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柴静, 看见, loc. 6212-6216

最大顾虑是一个记者在书里写这么多的“我”是否不妥,六哥说不在于你写的是不是“我”,在于你写的是不是“人”。

柴静,看见, 后记。

0
《看见》的全部笔记 1396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