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主义的花朵 8.1分
读书笔记 永恒失恋者的自由之地
滴蛊姊

我想说的是,如果说我有所改变,是我终于接受了一些浅显的事实——比如有些人先于我出生。比如坐下来慢慢吃一个石榴是可以的。比如痛苦从来不能证明爱,因为难以表达或无以度量,我一直倾向用痛苦来确定爱的存在,将爱视为与痛苦共生的花朵。不是这样的,爱是爱,痛苦就是痛苦本身。

0
《悲观主义的花朵》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