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馆事件 8.4分
读书笔记 第十二章 四个孩子
向上的鲍勃
“我最近对一件事深有感触。” 鹿谷忽然一本正经地说,”我们一向坚信其不可动摇的‘现实’,实际上是建立在多么脆弱、多么危险的相对平衡上啊。而对此全然不能理解的人,在我们身边有多少爱!
“现实绝不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实体,说得极端一点儿,它不过是‘社会’这一系统想让人们看到的巨大的幻想而已”
我认为,社会这个东西最大的功用就是制造出了一个名叫‘现实’的巨大幻想,并不断施压,使大众承认它,相信它,将它当做确实存在的实体。只有这样,它才能给予人们‘安定’。从古至今,这种模式基本上没有改变。
但与此同时,社会作为一种支配、统治的机构,又常常会过度行使其职能。结果导致出现了很多完全不认可这种模式,坚持认为现实不过是现实的强硬派们。他们只要看到有人指责他们所谓的‘现实’,就会神经过敏,感觉收到了莫名的威胁,变得愤怒,想铲除、消灭那些说怪话的人。看到这种举动而耻笑他们的人,则永远是比他们技高一筹并且试图从哪个巨大的支配统治装置中奔走获利的家伙。“
”当然啦,说这种花的我也好,听这种话的你也好,只要还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员,那就无法逃离。但另一方面,人人心中又都隐藏着一个心愿,那就是想办法挣脱压力,得到自由。这种欲求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吧,如果说从社会的得到的是公共的幻想,那么这种欲望就是私人的幻想。再说得难听一些,就是在我们内心中形成并体现出来的如‘噩梦’一般的东西。”
0
《钟表馆事件》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