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费曼 8.6分
读书笔记 第46页
松松

面对生命:

费曼的第一任妻子艾琳即将离世,面对虚弱的她,费曼这样写道:

我出去走了走,惊讶于自己仍然很平静,这不像想象中最后应有的情绪。可能我在欺骗自己,我心情低落,但并没有感觉到特别悲伤。也许因为很久以前我们就意识到,这一天终会来临。

这一点很难解释,如果火星人来到地球(假设他们除非意外不会自燃死亡),看到人类这种特殊的生物--活了七八十年后,死亡必定降临--火星人肯定会觉得,在明知生命短暂的情况下活着,真是一个可怕的生理重负。是的,我们人类知道如何面对这个难题:我们欢笑,玩乐,生活。

对我和艾琳来说,区别只是我们拥有的不是五十年,而是五年。这只是量的区别,面对的心理重负是相同的。除非我们觉得那些拥有五十年的人更幸福,那么才确实有所区别。可是那种想法太奇怪了。

为什么要抱怨“我怎么那么倒霉”?上帝怎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做出了什么才受到这样的惩罚,来让自己变得更痛苦呢?如果你明白了现实,并发自内心地接受它,便绝不会有以上种种抱怨。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所经历的只是生命中的一个偶然。

0
《你好,我是费曼》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