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楼拜的鹦鹉 8.4分
读书笔记 福楼拜的鹦鹉
且偷生

对福楼拜而言,语言是一件易事;但他仍然看到了语言潜在的不足。想想他在《包法利夫人》中那个悲观的定义:“语言就像一面破锣,我们在上面敲打出曲调,让熊跟着起舞,然而一直以来我们所渴望的,却是去感动星辰。”所以,你可以用两种方式来理解这个小说家:一个坚持风格、笔法成熟的作者;或是一个为语言的力有未逮而深感悲切的人。萨特式的读者喜欢第二种:对他们而言,露露只能像二道贩子那般,听人言语然后鹦鹉学舌,这其实是小说家在委婉地承认自身的失败。鹦鹉/作家无力地接受语言,这是一个被动的过程,它并非原创,充满惰性。萨特本人曾批评过福楼拜的被动性,认为他不该相信“人是被说出的”。

你怀疑会过度解读一个故事的时刻,就是你感到最脆弱、最孤独,而且也许是最愚蠢的时候。

0
《福楼拜的鹦鹉》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