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对话录 7.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妳妳妳妳妳
这就是人的经验的局限性。人往往根据自己的经历来构建世界的样子,而且,很固执地,不愿意去看见和了解别人的世界。只有少数人,可以超越自身经验去体会他人的苦难。那需要悲悯的同理心。当然,这种同理心也有来自亲身体验之后的感同身受。

“不给他人制造多余的痛苦,就已经是行善了。”R说。
“对啊,”我点头,“可是给他人带来痛苦的人却毫无知觉,反而催促所有人变得和他们一样继续制造痛苦,这就是这个世界荒谬和悲哀的地方吧。”

“内心和外界的关系,我也在平衡中。我和你,都是过早过多关注内心的人,这有好有坏。好的是,对外界的迟钝很多时候是对我们的保护;不好的是,我们对外界的认知难免狭隘和片面。”

生,还是不生?这个问题,想比不想要好。那些还没生的人,还有选择的余地。要么不生,你就最大限度地去发展自我,将运用于新生命的能量用来发展自我的生命,至少要产生等同的价值;生,就要有心理准备,那一定是不可抗拒地会失去自我,有时候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责任心。

纠结,还是因为想要的太多,不舍得放弃一部分东西。而不舍得放弃,还是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C说,“仔细想想,我不仅对小孩缺乏耐心,我对许多人际关系都缺乏耐心。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家庭都和我们家一样冷冰冰的,我以为这就是常态。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不是这样的,但这样的发现已经成了我无法体验和理解的东西,它就像一幅壁画一样,我知道它是存在的,但我理解不了,也和我的生活无关。”
我说:“我们不想要孩子,与我们不愉快的童年回忆有关。也因为这样,我们比一般人更明白父母对子女的意义,更害怕做一个让子女不愉快的父母,更害怕让我们的命运在下一代重演。我们这样,并不是潇洒个性的丁克族,典型的丁克族是很开心地找到了除孩子以外的值得花时间的事。我们这样的,是有隐痛的症结,自己无法面对和解决。”

中国男人是天然倾向于母亲的,他即使再爱一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和母亲起了冲突,他心里也会对这个女人打折扣。我猜,几乎所有男人在寻找结婚对象时,都在潜意识里想过“这个女人能不能和我妈长期相处”这个问题。男权文化在我们社会很明显的表现之一,就是父母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儿子同住,却很少有父母有底气和女儿同住。

- 我有几次恋爱,就是这种状态。我谈恋爱,对男朋友有一个最核心的要求,听我的话,按照我想的我说的来。如果他们不顺从,不合我意,我就觉得他们不爱我。我并不知道也不在乎对方的需求是什么,现在想来,我并没有真正看见我的恋爱对象。
- 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是很多爱情关系都有的问题。爱情让人“盲目”说的就是这样,很多人爱上的都是一个理想中的人,而不是那个真实的人。我们并没有“看见”对方,我们只是在“想象”对方。而一旦对方展现出真实模样,我们就受不了,我们就要进行改造,改造不成又气急败坏。我们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感受,我们感到受伤了,受骗了,却没想过对方的真实需求是什么,我们也常常按我们的设想去给予对方,以为付出了许多,但并不是对方需要的。这就是无处不在的自恋。所以,许多表面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是发生在两个自恋的人之间,最后刀光剑影、一地鸡毛、毫无美感——这中间并没有爱,爱不会把两个人弄得如此丑陋不堪。人们常说的“爱情”,离“爱”却最遥远,这也是人类的奇观之一。

没有经历过恐惧的勇敢,和不敢依赖他人的独立,都是虚妄的。

有千万种人生,可是我们只能选择其中一种度过。
有许多好的东西,可是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同时拥有。
如果有人保证你有百分之百保险的选择,不要相信,那是假的——那几乎不叫选择。
选择就是在不确定之间产生的。
任何决定,都会冒一点儿险的。
选择最大的意义,不在于你选了 A 还是 B,而在于你了解你的选择:你不仅知道这个选项的好处,你同时也能承担它带来的局限。
这就是选择:每一个明确的选择,都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另一些。
这是选择的遗憾,也是选择的尊严——即使不完美,你也愿意去做。
0
《生育对话录》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