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好玩的事,我再也不做了 7.8分
读书笔记 众目窥一
且偷生

小说家都是喜欢抛媚眼的人。他们往往会躲藏起来何机探。他们是天生的守望者。他们是观察者。他们就如端坐在地铁里的人,冷漠的注视中暗含鬼,眼光近乎贪婪。这是因为人类的处境就是作家的猎物。小说家看待他人就如同旁人漠视车祸:他们如同证人,现舰自身所见的景观。

0
《所谓好玩的事,我再也不做了》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