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论 8.5分
读书笔记 第82页
非飞的树

“巫术教会了人们要对自身力量抱有信心,要把自己看做能通过精神力量管理并控制自然的存在,而不是简单地屈服于自然的力量。”

“宗教最初的、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发现并揭示一种称之为神圣的个人元素”

“真是劳动的分工将人们引入了宗教思想的新时代”

是不是因为人的分工将人放置于某种身份上,人才有了个人意识,有了身份意识,有了分离意识,有了种种自我能动意识,于是有了阶级,有了私欲,有了以自己血液为轴心的家族。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一套宗教,若这个时代的宗教是科学,我们从科学中找到自己身份的证明,然后遵照科学去生活。以前是摸不着的只能靠自己沉思的宗教,那时候人与“神”是互不通的,但又有无数种可通的路。但科学是实体的,并给出直接答案的,沉思与怀疑反而成为一种反理性,人与“神”成为神的赐予,我们全盘接受。我们只有一条跟着科学行走的路了。

那时候,人是被庇佑着的,是有道德的行为来作为付出与回应的。现在,人是被科学引导着的,科学本身成了某种道德,我们不需要反馈,因为它会无尽的赐予我们,只有我们有足够的虔诚去跟随它,有足够的钱去付出。

自己领悟了的道德,毕竟心有敬畏。自己被给予的道德,毫无顾忌。

以前怀着某种力量,会在无尽混浊的世界以身对抗。现在怀有工具给予的力量,想在自以为清晰的世界里拿工具去探索。

不清楚的时候,固然有很多扭曲,但清楚着的时候,却连扭曲都没有,只有端端正正,一模一样的清晰点。

禁忌正是对自己力量不足的认识,而无所顾忌,却是对自己已掌握的力量的膨胀。

“在一个物质对象中寻找纯洁或者不洁,变成了不可能的事,唯一具有宗教重要性的是心灵的纯洁”。

我们现在不再追寻心灵的纯洁,而是追求物质的纯洁,这种纯洁似乎通过某种约定俗成的意义,成为一种个人纯洁的象征。

“社会体系的每一个部分都由特殊的禁忌管理并统治”

“人的整个存在,无论身体还是道德,在这个禁忌的体系下都喘不过气。此时,宗教介入了。”

科学的无所顾忌,以及科学引导下的人们生活的层层仪式(这种仪式算不算一种禁忌?)。仪式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界限越来越模糊,而这种仪式能加强人的某种身份感(尤其是有钱人或者有地位者的优势感)。于是仪式的禁忌要求,底层人不能探出手去摸高层者的身份。但底层人因为科学的无所不能,越发感觉与高层者的身份越来越近,所以在极力毁灭这种无形的墙,也就是打破仪式的禁忌。心灵没有恐慌与限制,高层人无法控制底层人的心灵,所以只能在物质的仪式上用工。所以有名牌,有各种符号。

0
《人论》的全部笔记 11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