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焦虑 8.2分
读书笔记 第二部分 解决方法 第一章 哲学
在对我们身边的价值体系有了一个比较客观公正的理解之后,我们可能会采取一种理性的遁世态度,并且不带任何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护或孤芳自赏的味道。

公众舆论的缺陷,究其原因,在于公众不愿意将自己的观点交由理性分析进行推敲,而是将自己的观点建立在直觉、感情和习俗之上。

那些被奉承地称作大众常识的东西往往应该叫做大众愚昧,因为所谓的大众常识总是受简单化、非逻辑、偏见和肤浅的制约:‘最荒唐的习俗和最可笑的仪式在任何地方都用同一句话来解释:但一直就这样啊。当欧洲人问西南非洲的霍屯督人为什么他们要吃蝗虫和自己身上的虱子的时候,他们恰好说的就是这句话。一直就这样啊,他们如此解释道’。

我有两个问题:

1. 虽然大部分人随便建立的观点确实充满了由人云亦云和过快下结论带来的错误,但千百年来,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之前,大部分的知识确实就是由大众口口相传的“常识”所传播的,人类历史虽循环往复,但总体的科技物质水平还是一直在提升,这些所谓“常识”还是在科普的道路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的。这又怎么解释呢?科学家所占的人口比例还是太小了。

2. 所谓的”习俗“是一种缓慢形成的由一定人群遵守的习惯。每个习惯总有个开头,为什么人们没有想到原来并不是这样的呢?难道人类都在习惯创始之初太过欣欣然于自己的创作?可是每一种新习惯的引进也必定代表着某种旧习惯被打破,必然是有阻力的。鸡生蛋,蛋生鸡。

虽然被迫承认公众舆论的局限性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这种认识不管怎么样,还是能够缓解我们队身份的焦虑,能够缓解我们因清冽的渴望而带来的身心疲惫,因为我们总是渴望他人对我们怀有积极的评价,总是小心翼翼地渴望任何来自他人爱戴的表示。

我们经常处于一种自虐过程当中,在没有高清他人观点是否值得关注之前就去寻求他人的赞赏;但只要我们对某些人的思想稍加研究,就会发现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们尊敬,然而我们往往在弄清楚这一切之前就竭力想得到他们的爱戴。我们应该停止这一自虐过程。

lol 笑...

这种在一定情况下对我们非常有用的真知灼见也有其固有的缺点,我们会因为认识到了这点而变得没有朋友。

这种观点说明,决心躲避他人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愿和他人交往。这一想法只是反映了我们队所能够交往的对象的不满。愤世嫉俗的人不过是理想主义者,他们对事物的要求标准很高,达到了常人所难以理解的程度。用尚福尔的话说:“我们往往把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看作是不喜欢人际交往的人。这样的说法就像把一个不愿在深更半夜去邦迪森林散步的人看作是不喜欢散步的人一样。”

这些我在12-13年都已经经历过也搞明白了。可是所以呢?

0
《身份的焦虑》的全部笔记 48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