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解的对话 7.3分
读书笔记 汉学与国学
打铁

不能再就中国来讨论中国,没有所谓的国学

【国学这个词,看起来是指中国的学术,实际上用的意义是“纯粹中国的学术,与西方相对的学术”,这是其语用学:表面的本土关切,其实是一种伪装的对抗姿态】

何乏笔:国学和汉学其实都不严格

重要的不应该是领域,而是方法,即让汉学分散在各种不同的学科之中。

虽然站在西方的对立面,但还是不得不面对成为现代知识一环的要求 【其实更应该强调的,是国学之为学。这种学术本身的真理性要求决定了其不能成为一种孤立的学问,而必须在不同的视角之中得到一种认知的稳定性。】

国学其实和汉学的问题是类似的,以古典为重点,并且和其他学科的关系并不那么明确。国学的研究动机是突出的民族文化认同: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来说中国,与之相对的是西方的汉学家在西方的立场上说中国。

实际上很多汉学家了解中国,是为了凸显西方价值的优越性。国学是否对抗这种问题呢?但用一个错误的东西滴来平衡另外一个错误的东西是不会产生号的结果。从当代国际学术交流来看,国学很难站得住脚。

历史性的研究如果缺乏当代的问题意识,以及为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就很容易陷入单一文化认同的陷阱。【5】

李雪涛:认为国学汉学中的争议,主要跟民族认同和情感有关系。【我的看法是认知迁移的各种现象都容易出现这种混淆,非洲有没有哲学,非洲人喜欢问。】

何乏笔

文化只能带来一种安慰的作用,国学显然和identity politics有关

另一方面是提出一种新帝国想象的要求,中国需要在知识和文化上来影响世界,也就是提出具有普遍性的知识和文化。本身是正当的 。但通过股偶尔来达到这种目的可能性是值得怀疑的。中国在经济上的成功来自于与西方的结盟,而在文化上却试图通过与西方的断裂来达到这种影响目的,这可能吗?创造力的条件是开放性和多元化。以自我封闭的方式来对抗西方的封闭,只会加强西方对自己文化的坚持。中国本身已经高度西化,传统文化本身就在很边缘的价值,而这时候强调你传统,除了安慰还能是什么?

汉学已经不再相信讲点的权威和优越,汉学和国学的对话将会变得很难。因为国学是要回到传统,捍卫经典。如果我们还生活在卫礼贤的时代,可能还可以。当时人们还可以向国学大师请教一些问题,但现在的西方中国学家大题上对中国古典学术不感兴趣,更不愿意接受一种从民族文化中心的角度来研究中华文化的观点。所以我不知道汉学和国学的对话空间在哪里,如果没有对话,国学必然成为封闭的,排他性很强的领域,不断地虚构想象中的纯粹文化。【7】【成为国学大师的条件是:英语不能太好。人的训练和想法其实是很难分开的。】

李雪涛:失语问题,认为是西方入侵的结果 【每一代人都得多少失语,认为单纯西方入侵造成了这个问题,是一种没有历史意识的现象。】

问是否西方文化本身也是在文明交流之中产生的。

何乏笔:德国的历史灾难:单一的文化认同,追求民族文化的纯粹性。贝尔纳的《黑色雅典娜》

刘师培与国粹

但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中国本身就不那么纯粹,比如中国民间故事类型,Typen chinesischer Volksmaerchen,其中的很多故事都是从印度传进来的。【确实是破解纯粹性迷思的一种方式】【8】

何乏笔:任何学术话语要成为普遍接受的知识,都必须经过复杂的权利运作和历史条件。比如经学是如何成为经学的。即便就科学知识来说,我们现在看十八世纪的科学分类方式,可能会觉得可笑,可能将来的人也是如此看待我们。但这不是说真理是相对的,而是说真理是有历史性的。这样来看待国学和汉学会更有问题意识,即凸显这些有关中国的知识的历史性。【9-10】

李:汉学是以西方的分类方式看待中国,国学是以中国本土的方法研究中国。

一直困惑的是国学的定位,到底是用传统的经史子集的范畴来研究还是用当下的学术方法来对自己的学术的研究?前者不复存在,后者与汉学的区别不过研究者的不同。

何乏笔:汉学要比国学更为宽广,国外人可以成为汉学家,但不大可能成为国学家。如果只有中国人才能研究国学,那么国学不过就是一种种族主义的学问。这在学问上是僵死的,在文化政策上是危险的。【12】

李:即便我们知道汉学和国学本身并不成立,还是不妨用。强调其过渡性的价值。毕竟曾经有这么个整体。【?】

主张汉学需要分散到现代的各个学术分类之中

认为陈氏之哲学无法进入国学的范畴。【其实吧,有国外有Chinese Philosophy,国内呢,就说Sinosophy就可以了,解释起来就是国族哲学。】

国学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它想要创造一个新的正统。【18】

何乏笔:庄子的流行部分原因是其中对民族文化,单一认同和固定立场的怀疑。【18】

0
《误解的对话》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