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罗万象的社会学(第3版) 7.3分
读书笔记 精华书摘
朽月

虽然常识性知识有时很准确,但并不总是可靠的,因为它建立在通常持有的信念而不是对事实的系统性分析之上。

为了简化类别丰富的社会学理论(尤其是对社会学初学者而言),社会学家将不同的社会学理论分为三种主要的理论视角或方法:功能论的、冲突论的和互动论的。

根据功能论视角,社会就像一个活的有机体,各个部分为了整体的利益而共同发挥作用(或功能)。功能论者假定,社会及其构成要素组合在一起,带来社会秩序并维持其稳定性。

冲突论视角(Conflict perspective):一种假定社会行为可以根据掌握权力或资源配置权(包括房产、金钱、享有的服务、政治表达)的群体之间的矛盾而得到最好理解的社会学方法。 互动论视角(Interactionist perspective):一种通过概括日常的社会互动形式来解释社会整体的社会学方法。

这三种典型视角的优点是,为我们提供了概念钓钩(conceptual hooks),使我们想起社会学家所提出的主要关注点和问题。不过,其缺点是造成一种错觉:这三种视角是根本不同的具体类别,是看待世界的互不相容的方式。实际上,以一个理论视角为基础的研究,不可避免地要吸收或涉及其他两个理论视角的观点。

两个变量看上去是共变的并不代表一个变量的变化会引起另一个变量的变化。这种共变叫相关,即两个变量之间的关系,随着一个变量的变化,另一个变量也相应地发生变化。这种明显的关系可能是因为偶然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研究者的任务就是利用数据、逻辑推理和理论来证明这种相关关系是因果关系,所以仅有统计资料是不够的。

鉴于人类行为的复杂性,对研究来说仅有一个自变量和因变量是不够的。即使这样的分析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启发,我们仍然需要考虑一些偶然因素可能会对因变量造成的影响。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引入控制变量,即研究者用来检验自变量的相关影响的不变因素。

新发现的最大障碍不是无知,而是自以为懂得很多。

群体(Group):指具有共享的规范、价值观和目标并经常彼此互动的一定数量的人

米尔格拉姆指出,在现代工业社会,我们已经习惯了服从非个人的权威人物,他们的地位是通过一个头衔(教授、中尉、医生)或者一套制服(技术人员的外套)来标示的,因为我们认为权威比个人更重要,于是就把个人行为的责任转移给了权威人物。后来,米尔格拉姆实验的被试反复声明,“如果由我自己来决定,我绝对不会实施电击”,他们认为他们仅仅是在尽自己的义务。

个人魅力能使权力合法化。超凡魅力型权威是一种被领导者用以吸引其追随者的非凡个人感召力所合法化的权力。

只有当个人的利益也被考虑之时,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才能奏效,因为你不能让五条狼和一只羊投票决定把什么当作晚餐。

构成文化不平等问题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偏好和认知通常以和继承物质资本相同的方式从父母传递到孩子。父母教给他们的孩子语言风格和文化品位——从使用双重否定到文学鉴赏。文化资本同样也在下一代人就读的学校里再生,在那里,社区之间的阶级区隔决定了不同的课程和专业。

立场论(Standpoint theory):由于我们的社会地位决定着我们的认知,若想较完整地理解社会关系,就必须结合关注边缘化声音的视角。 多元交错理论(Intersectionality):认为性、性别、种族、民族和阶级不能被孤立地研究,因为它们交织在一起对我们的身份、知识和出路产生影响的理论。

我们所处的社会地位塑造了我们的人生机会。

0
《包罗万象的社会学(第3版)》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