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们说说战争、国王和大象 8.1分
读书笔记 第56页
疯叮
渐渐地,盘腿坐在垫子上的米开朗琪罗被情绪淹没。他对音乐充耳不闻,又或许是音乐让他动了情,他双眼颤动,饱含热泪,悬而未滴;如同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那个下午,每次他接触美或接近美时,他都会因痛苦和幸福而战栗不已。
比例是一切的基础。建筑是平衡的艺术;如同身体受制于具体定律,手臂和双腿的长度、肌肉的位置都应恰到好处,一座建筑也必须遵循规则, 而规则会使之和谐。如何排列组合是关键,庙宇之美来自于秩序,来自于各元素间的巧妙连接和融会贯通。一座桥的重点是桥拱的韵律和它们的弧度,然而,支柱、侧翼和桥面的高贵典雅也至关重要。用于过渡转承的壁龛、凹圆线脚、装饰图纹当然不可或缺,可是在此之前,拱顶和立柱之间的比例已经为成功或失败下了断言。

只有不再逃避到旧有的形式中,只有追逐现时的不确定,美才会现身。米开朗琪罗不是工程师,他是个雕塑家。他受邀设计大桥,是为了让材质孕育形式,使之成型,浮出水面。

不管在土耳其也好,在罗马也好,都难逃被权贵轻侮的命运。米开朗琪罗明白巴耶赛特把他牢牢捏在手心里,何时放手还要看他高兴。

梅西希的独白:

我知道你的梦里没有我的位置。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占据一席之地。你像贝壳一样把自己关得紧紧的。然而要打开自己是多么容易,只要撑开一条细小的缝隙,生命就会涌入其中。

我知道男人都是些孩子,他们用愤怒来驱赶绝望、把恐惧埋藏在爱中;他们回应空无的方式是建造城堡和庙宇。他们牢牢地抓住故事,把它们推在前面充当旗帜;每人都为自己编造一个故事,好融入分享这一故事的群体。和他们谈论战争、国王、大象和神奇的造物,以此来征服他们;向他们描述超越死亡的幸福、他们诞生时迸射的强光、围绕他们飞翔的天使、威胁他们的魔鬼,还有爱,爱,这是对遗忘和别无所求的允诺。和他们说这些,他们就会爱上你;他们会把你等同于神。
我并不寻找爱。我寻找的是安慰。自我们离开母腹起就失去的国度,我们只能用故事来代替,就像贪婪的孩子睁大眼睛望着说书人,我寻找的就是这样的安慰。

0
《和他们说说战争、国王和大象》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