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缪手记:第二卷 9.0分
读书笔记 第四本1942.1-1945.9
李南京

一旦做出了荒谬的结论并愿意接受这样的人生,人就会发现意识是世界上最难把持的东西。

阿兰论巴尔扎克:“他的才情在于安于平淡无奇的写作素材,将之转化为高贵卓越而不改其本质。”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这个时代的所有愚人,在其为善而死之前,一生皆于罪恶中度过。”

“要评量一个人的热情,就得知道这人愿意为他的热情付出哪些代价。至高无上的热情可以是为情妇打苍蝇。”

“今晚的感受多到让我觉得胃痛。”

人永远都有一套哲理来解释自己为何缺乏勇气。

一个作家在面对自己创作时,不该去谈他心中的疑惑。疑惑,是我们最私密的一部分,永远别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无论那是什么。

一位作家首先要学会的技巧,就是如何将他感受到的转换成他想要让人感受到的。前面几次的成功都是偶然。但接下来偶然一定要被才情所取代。所以说天才的崛起有一部分须归功于运气。

“每个人都在找他的荒漠,而一旦找到了,又会觉得它太难。我不会说我不晓得如何承受自己的荒漠。”

卡夫卡认为:“对尘世的希望应予以致命的打击,唯有如此才能从真正的希望中让自己得救。”

“如果我们在一件事情上追求完美,并对它具有深入的了解,我们就能同时了解和认识到许多其他的事物。

漂泊不定的梵高长久以来寻寻觅觅,直到27岁那年才发现自己的道路原来是成为一名画家。

艺术是腼腆的本能。它就是没有办法直接把事情说出来。

一个人到了30岁,应该要对自己了如指掌,确切知道自己有哪些优缺点,晓得自己的极限在哪里,预见自己的衰退——做他自己。尤其是接受这些。我们会变得很积极。一切有待实践,一切也有待抛却。不再造作,但仍带着面具。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世面,几乎能够抛开一切。剩下的,是一种每天持续不断,不可思议的努力。能够守密的努力,不抱希望,亦无怨尤。再也不会去否认什么,因为一切都能够加以肯定。凌驾伤痕。

0
《加缪手记:第二卷》的全部笔记 4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