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8.2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我只有两只脚

9. 深渊

这是哈利身上又出现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今晚稍早在光谱剧场也出现过,那是一种被监视的感觉。他本能地按熄手电筒,黑暗立刻如棉被般裹住了他。他屏住气息,侧耳凝听。不行,他心想,不能让他得逞。邪恶没有实体,它不能占据你:正好相反,邪恶是一种不存在,是善的不存在。在这里,你恐惧的只有你自己。”

11. 死亡面具

“奥纳告诉我说西维亚和罗夫交往的时候,他们两人都觉得罗夫真是太幸运了,可是其他人觉得正好相反。当时罗夫刚从卑尔根的技术大学毕业,成为合格的工程师,在吉瓦那工程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也搬来奥斯陆。西维亚则是那种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自己的人生要走另外一条路的人,她在大学选修了很多种不同类型的课,做一份工组绝对无法超过六个月。她固执、暴躁、骄纵,公开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喜欢那些鼓吹消灭自我的理想主义。她有几个女性朋友,却也会摆布操控她们,跟她交往过的男人一阵子之后就会因为受不了而离开。罗夫跟随父亲的脚步成为工程师。他的家庭相信资本主义的良善面和中产阶级的幸福。西维亚则认为西方世界是唯物主义的,会使人类堕落,让人类失落了真正的自己和快乐的本领,她还认为埃塞俄比亚的某个国王是救世主转世。”
“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哈利说,“那是拉斯特法理派的信仰。”
“你真厉害”
“牙买加歌手鲍勃·马利的唱片里提到过。额,这也许能解释他们跟非洲的关系。”

11. 死亡面具

哈利发现马蒂亚会用一种十分直接的方式注视别人,脸上带着热诚的表情,让人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同时也在聆听。
“不太会,溜冰会一点,你呢?”
马蒂亚摇摇头:“不过当我认为自己的毕生工作都已经完成,身体病得让我不想活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搭电梯到那座山上的滑雪跳台。”
马蒂亚用大拇指比了比肩膀后方,哈利不必回头也知道他值得是霍尔门科伦滑雪跳台。那是奥斯陆人最钟爱的地标,也是最糟的滑雪跳台,从奥斯陆每个角落都看得到。
“然后我会往下跳,不穿滑雪板,直接从跳台上跳下去。”
“真戏剧化。”
马蒂亚微微一笑:“四十米自由坠落,几秒钟就结束了。”
“我想这件事应该很久以后才会发生吧。”
“以我血液中的抗硬皮银子70抗体含量来说,天知道。”马蒂亚冷笑道。
“抗硬皮银子70抗体?”
“对,抗体是个好东西,但是你必须对它的出现保持怀疑,它们会出现一定是有原因的。”
“恩,我以为自杀对医生来说是异端邪教。”
“没有人比医生更了解疾病涉及的范围了。我同意古希腊斯多亚学派哲学家芝诺的论点,他认为当死亡比生命更有吸引力的时候,就值得去自杀。他九十八岁那年大拇指脱臼,觉得心烦意乱,回家就上吊自杀了。
“那上吊好了,为什么大费周章爬上霍尔门科伦滑雪跳台?”
“额,死亡应该是对生命的致敬。老实说,我喜欢自杀所吸引的群众目光。”

13. 纸

犹大。犹大之吻。车子沿史兰冬街行驶,哈利心里想着萝凯口中渴望的舌头,她温柔的叹息、高声的呻吟、他撞击萝凯时骨盆的疼痛,他停下时她沮丧的呼喊,只因他希望时间能延长一点。她去找他并不是却寻找长久关系,她是去驱除恶魔,净化身体,好让她可以回家净化灵魂,清洗家里每一层楼,越快越好。

15. 数字

“狠角色一旦崩溃,一定会崩溃的很精彩。”
“也许是因为他们很少练习如何失控吧”

----------

“有人测量过资深拳击手的脑部活动,”哈利说,“你知道他们在比赛中会失去意识好几次吗?这里一下子,那里一下子,但他们还是有办法站在台上,就好像身体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先接管了一切,维持站立,等大脑恢复意识。”哈利拍出一根烟,“我在那间小屋里也吓坏了,不同的是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的身体知道我会恢复过来。”
“可是你是怎么办到的?”卡翠娜问,抚摸着垂在面前的一缕头发,“怎么样才能不被第一击而打倒?”
“学拳击手那样跟着对方的攻击摆动,不要反抗。如果工作上发生的事冲击到你,你就让自己受冲击,反正你也不可能长期都把可能冲击到你的事挡在外面。一点一点地承受,然后像水坝泄洪一样释放它,不要把它憋在心里,不然水坝会出现裂痕。”

0
《雪人》的全部笔记 7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