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激情 7.4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1830年,艾米莉狄金森出生于距波士顿80英里的安默斯特。

跪下来是接近艾米莉狄金森最好的办法。

从9月份起,我感到有一种恐惧却又无法向别人诉说,于是我就歌唱,就像一个男孩走过坟场时所做的那样,因为我害怕。

我那么古板,你的朋友们会瞪着眼睛瞧我的。

所有离去的,都带走了我们的一部分。就像新月仍然悬挂天空,等到某一个迷蒙的夜晚,圆月又被潮水召回。

你们如此恳切地描述迎春花,我几乎也要去采几朵。春天向我们首次展出的,是比以往更加丰盛的财富。

你可记得,给我们写信时,要和知更鸟一起写?此时,它们正在给我写信,每一棵飞经的树,都是它们的桌子,但是它们的伙伴听不见它们;这些伙伴的魔术,使他们的信笺变得黯淡。

将柴薪从欢喜的火焰下抽出来,并不等于扑灭了欢喜。就像是抽屉里的火药,它是一个沉睡者的响雷;我们经过时,必须念一段祷词。

好久以来,我一直隐藏着痛苦,让你饥渴地从我身边离去,可你想要得到神圣的面包屑,而那,会损毁整条面包。

我正在读一本小小的书,因为它使我心碎,我愿它也使你心碎,你觉得这样公平吗?这本书我已读过多遍,是在爱上你之后读的,我发觉读起来不一样,爱使一切产生变化。就连深夜过路男孩的口哨声,还有小鸟低声的。

大自然是一幢幽灵出没的房子,而艺术则是一幢空屋,四处召唤着幽灵。

也许现在便是终点。我猜那铜铃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当你站在门侧的时候,铃声在向我们道别。你没说听见了铃声,谢谢。

我再写不下去了。虽然已经过了许多个,我的心智仍然四处飘荡着,不认识返家的路。

去乞求一封已经写就的信,已经足够称得上是破产,而乞求一封尚未写就的信,当那亲爱的募捐人还在逍遥,毫不知晓它的价值,那,则是十足的破产者了。

我的至亲至爱,将我从偶像崇拜中解放出来,否则,它会将我们两人击成粉齑。

我想还是不要发那封短简,心灵是这样一个崭新的地方,连昨夜也显得陈旧。生命是一个最最奥妙的秘密。只要它存在,我们都必须柔声细语。除去这一神圣的秘密,我没有别的隐私。这样可爱的邂逅应该更为频繁。

9月已过,可我的花儿却恍如在6月般依然盛开。

闭合上我们的双眼即是旅行。

我相信您说的是真话,因为高尚的人都说真话,可您的信常使我惊讶。我的生活一向简单古板,不足以使人尴尬难堪。

我将仅有的几位朋友深藏在我的爱里,直至我的心变得如2月般鲜红,3月般绛紫。

慈爱,今天你在何方?

父亲刚来告诉我们,说才发觉我们的吊秤不准确,比标准的吊秤要多出一盎司。他最近在出售燕麦。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仍然忍俊不禁,竟然我们的磅秤也在说谎。

心智能够很快地适应一切,只除了痛苦。

如方便,或如可能,任何有关你们的消息都将予我们慰安。

避开文人雅士——他们高谈阔论神圣的事情,我的狗听到也会感到尴尬——不过,如果他们不干涉别人,只是在那边做他们自己的事,我和我的狗并不反对他们。我想您一定会喜欢卡洛,它虽然迟缓,却很勇敢。我想您也一定会喜欢我散步路上那株栗子树。有一天,那树突然摄住了我的心灵,在那一刹那,仿佛整个天空都灿然地开满了鲜花。

后来,果园里便有了一个无音之音。我也曾让别人聆听。您在一封信里告诉我,您现在不能来看我。我没有回答,并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在想,我不值得您走远的路程。我不去祈求那样大的愉快,以免被您拒绝。

我的工作是爱。今天早晨,我发现有只小鸟在花园下方的一个小灌木林里啁啾——我问它:四周没人聆听,你在为谁啭鸣?我听到喉咙里一声哽咽的抽泣,翅膀在它的胸前拍击——我的工作是歌唱——之后,它展翅朝空中飞去。

今天使昨天变得黯淡。

爱在她小小的心中涌动,将血液推向一边,让她脸色苍白地昏迷在风暴的怀里——这爱是如此强烈,它使她感到恐惧。

维苏威火山从不说话,艾特娜也不。一千年以前,它们中的一个说了一个字,庞贝城听见,便永远地躲藏了起来。我猜想,在那之后,她再也不能面对面地看这世界。腼腆害羞的庞贝!

又及:食米鸟飞走了。

可是在恓惶之中,时间竟一晃而过。

“离别征服一切。”离别征服了我。

今天,一个苍白而高大的风雪巨人在我们背后跟踪,从野地一直跟到了家里,然后停在我的窗外咆哮。我决不能让这个家伙进来!

昨晚在梦中见到了你们,今天一整天仍在殷殷地思念。

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只小鸟,或是一只蜜蜂,不管是啁啾还是营营地歌唱,只要在你们的近旁。

您看,我的心境已是夜晚。

这个世界这么短暂,我祈望——直到全身颤抖——在群山变红、变灰、变白,在复活之前,能够触抚到我所爱的人。

我们经历了许多:繁花的夏天,霜雪的月份,还有那些乘着马车、铜铃摇响的日子。伴随这些日子的是扶在我们的火炉旁一只久病的手。今天虽然无需往日的操心,却有另一种忧戚——太阳曾欢乐地照耀大地,可月亮又来偷取它的光彩,虽然没有人欢喜。我不太能见到那光亮,请告诉我它是否也闪烁光芒。

今年这里有一个微笑的夏天,它使小鸟欢乐地歌唱,让蜜蜂殷勤地采蜜。

在众多的花茎上长着奇异的花朵,树林也舒展枝叶迎接它们的房客。

他指给我看触摸到天空的山以及像食米鸟一样唱歌的小溪。他真好,是吗?我要将那山和小溪都赠送给您,因为它们都是我的。除了塞弗斯和阿波罗,一切都属于我,而我对前二者并没有丝毫的兴趣。

维尼的爱在我爱的杯子里满溢出来。请接受艾米莉

做个大人物多么无聊。抛头露面,像一只田鸡,向着周围仰慕的沼泽,镇日聒噪自己的名字!

他跳着舞过黯淡的日子,使他飞翔的只是一本书。能有多么大的自由——当精神摆脱了束缚!

她拿着两朵水仙朝我走来,像孩子般将花轻放在我手中,以受惊的小孩那种喘不过气来的轻声对我说:这是我的自我介绍。之后,又低声说,如果我害怕了,请原谅,因为我从不见生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可随后很快便谈起来,继而滔滔不绝。

于我,一封信笺往往就像永恒,因为它是灵魂赤裸的袒露。

如果您在方便时远道来安默斯特,我将会十分高兴,但我从不跨过父亲的花园去造访别家或别人城镇。对于自己的壮举我们往往一无所知。

给我一个回音吧,写诗或写信都可以,我自己也会写一些笨东西,总比一点也不定强。

自然像在独自游戏,周围无一同伴。

您提到永恒。

若要躲开被围困,必须逃离。

另一选择便是天堂。

除了亚当,不论是谁,都可以在伊甸园有自己的领地。

被爱的人不会死去,因为爱是永恒,不——爱是罗马女神。

小亲亲,在下封信里,告诉我,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附上我们所有人的爱。

0
《宁静的激情》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