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广角 8.8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托尔斯泰最钟爱的小径取景于波利亚那的庄园附近,它能唤起我们的很多感觉,滑雪,小坐,观察,沉思,还有描绘。两名女子从消失于远方的黝黑背景中缓缓走向摄影镜头,森林仿佛活起来了。

所有的一切在一片眩晕中向我走来,请给我一块芋头饼。

佛教徒的旗帜在昆德村庄上空飘扬,据说能带来幸福、长寿和富贵。

在格林威治,一条嵌在卵石之间的黄铜带标示了零度经线,全球的每个白天都从这里开始。

莫奈:人们总在谈论我的艺术,装出一副懂了的样子,好像真有必要去弄懂似的。其实,喜爱已经足够。

《风,沙与星辰》:沙漠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在某处藏着一口井。

睁开眼睛,我只看见夜莺的苍穹,因为我正舒展身体仰躺着,和遥远的星河面对面。在半睡半醒中,我似乎忘了那深不见底的是天空,没有屋顶将我和天空隔开,没有枝丫挡住我的视线,也没有什么根基让我攀附,我被一阵眩晕的感觉抓住,觉得自己像跳水运动员一样一会儿高高跳起,一会儿又深深跌荡。

世界上是否还有原始荒原,这个问题仍有待争论。

极地地区提供了极具诱惑力的摄影主题,它的形状、色彩和光照的多样性是地球上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在俄罗斯、加拿大、南极洲、挪威、阿拉斯加、格陵兰和北冰洋拍摄的照片呈现出无穷无尽的白、蓝、红、紫和绿色的变化。自然力量所创作的冰雕足以同亨利摩尔或康斯坦丁布兰库希等雕刻大师的作品媲美。茫茫的雪野如同最简式的抽象艺术,北极光和午夜阳光把超现实主义对时间和心智的突破变为现实。照片里即便能见到人或人造环境,但占主导地位的仍是极地。它的力量无法言表。

极地的伟大力量在于,它们就像两片可以任想象驰骋的巨大空间,又像是两块空白的板岩,支撑起地球绕之旋转的看不见的轴心。

挑战极限的观念正是极地的终极魅力。即便是在照片中,极地也迫使我们思考赤裸裸的生存或死亡。这使得我们更清晰地反省自身的脆弱和极限,我们的生活便是绕着这样的极限运转。

0
《大地广角》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