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6部 Hip-Hop与Rock
mimida
Hip-Hop的内省化
大和田:由此想到的,Funk乐派经常会说,借由Sly and the Family Stone的专辑『There’s a Riot Goin' on』「Funk得到了内省」,Hip-Hop可能也正是朝这个方向扩张着。Gangster Rap把以往Rock所谓的「青少年的反抗」的听众层吸收了过来,之后要是再让「没用的我」的听众层接受了那就无敌了。这么说来,几年前去看Nas日本公演的时候,碰到了相当多数量戴眼镜穿羊毛衫的男子(笑)。 当然就像是全国帮派的大集合,绝大多数观众还是Heads,但时不时就能在其间看到文化系男观众。各种各样不同层次的观众这么混在一起,我觉得是个好的倾向啊。
长谷川:Hip-Hop Rap领域里,rapper那一边其实也是开始走文化系。代表人物是Kid Cudi和Drake,大概由于他们分别是在俄亥俄州和加拿大这样非Hip-Hop中心的地方长大,所以都是以网上免费下载的mixtape的形式出道的。他们的rap毫不遮掩地展现「没用的我」,然后这些作品在网上获得了好评,在主流出道之前他们就已经成了明星了。现在Google和Twitter这种「因为免费所以赚钱」的经济模式在商业界备受瞩目,而像他们这样的歌手简直就是这方面的人才。
大和田:虽然谈不上是文化系,但像匹茨堡的Wiz Khalifa和洛杉矶的OFWKTA那样不被A&R们注目的领域的人,也是通过制作mixtape成为明星的。
长谷川:从师徒制度里解放出来,年轻人突然一跃成为明星这样的情况是好事啊。
大和田:因为Hip-Hop的历史逐渐变长,同时Top Class的年代也变得久远了吧。但是这样,Hip-Hop的「内省化」就好像又可以从别的脉络上来把握了。
长谷川:比如说?
大和田:Kid Cudi和Drake都是八十年代中期出生。也就是说9・11的时候正是十几岁的少年,现在正在二十多岁中期(译注:对谈时间是几年前了)。这一点不只局限于Hip-Hop方面,能够感受到的是这一代美国艺术家全体内向化的这样一个印象。他们/她们这一代人对上一代创作者的傲慢ー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自然而然具备着世界性ーー感到厌恶,也不相信那种直接性的社会批判和政治宣言的有效性。他们是青春期里有意无意都会意识到「美国被世界所讨厌」的一代人。小说也变得越来越内向,所以才发展到美国人开始读村上春树这样的局面(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Hip-Hop的内省化啊、OFWGKTA的「对外部不关心」,非常能够反映现在的这种气氛,相当有趣。小说家林韬和Kid Cudi是同时代的人,但是他和OFWGKTA的幼儿性,或者是紧贴着绝望的淘气样儿,在什么地方给人一种相通感。怎么说呢,干的事啊完成的东西有一种indie或是mixtape的感觉(笑)。
所有的Hip-Hop都会成为Folk?
大和田:说起来,「mixtape」这玩意儿,过去也有吗?
长谷川:最初正如字面意味的,是DJ们录进了自己的play的tape。然后从某个时期开始,变成了DJ和rapper一起制作的、除此之外别处听不到的曲子的载体,或者是给rapper提供唱来玩的配乐的载体。到现在,人气rapper的未发表曲目啊、新人或是中坚力量为了出名认认真真制作的像这样的东西,网上已经到处都是了。
大和田:像Kanye West和Swizz Beatz这种超一流的人,也都每个礼拜在网上发表可供免费下载的新歌呢。
长谷川:想象一下今后Hip-Hop会是怎样一个发展的话,商业艺人创作的CD越来越卖不出去,而相对的,各人开始买卖自己制作的歌曲,大家成为半专业人士的这么一个时代我觉得已经不远了。这样子的话,所有的Hip-Hop不就都成为Folk Song了吗?
大和田:Folk Song?
长谷川:也就是民众之歌。解析共同的主题,互相分享。版权的意义消失。在这方面引人注意的是苹果公司的软件GarageBand,那里面不就有版权自由的loop集吗?我认为可以预言,未来的Folk Song会是Hip-Hop式的音乐构造。
大和田:现在在网上发表用GarageBand制作的乐曲好像非常火。
长谷川:实际上用GarageBand制作、然后成了全美国No.1的大热歌曲已经出现了。由叫Polow da Don的人制作的、Usher的『Love in the Club』(2008)这首歌,人声以外的部分全部都是用GarageBand的音源做出来的。而且用的还不是在R&B分类里预备好的loop,是用Trance啊House类的loop做的。
大和田:那真是「乱」有趣啊。
长谷川: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这才是究极的Hip-Hop。
大和田:素材由全员共有,通过各人对同一素材的捣鼓,产生出各种各样的作品(版本),就这一点来说,和日本话题性的初音未来很相似啊。那个也和GarageBand一样是软件,通过大家在网上的活动增殖出越来越多的角色。现在,就像之前说过的,从今往后的音乐和表现,比起「个」(作家、作品),会变得越来越重视「场」。然后各个「场」会相对变小,变得往更加细分化的方向上发展。相对于激动愉悦地享受「作家」的「作品」,listener们会越发重视在特定的「场」里如何与「作品」产生关联这样一个「经验」。说起来,今年有本叫『Musicking』的书被译介到了日本。
长谷川:什么书、那是?
大和田:是个叫Christopher Small的音乐学者在1998年写的书,在学会里是相当大的话题。这书就像书名所示的,主张不从「作品」而是从「行为」的角度来把握音乐。也就是说,像演奏、聆听、参加这样的「事件」=「经验」。况且认为要以「作品」为中心去理解音乐,本来就不过是这两、三个世纪才有的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比起各个作品,更重视「场」和「经验」的Hip-Hop,可能就是能体现Small所说的作为「行为」的音乐的流派。然后现在的趋势就真的是,意味着回复到了的名副其实的Folk Song(民众之歌)的世界了啊。
长谷川:我觉得今后通过网络发行的昙花一现的歌手会越来越多。但是他们会开始做一些,完全不是靠这个来直接赚钱的买卖吧。Rapper们的副业倾向,不就是这样一个未来的某种预言吗?
大和田:已经进入了一个做「音乐」不需要technical的知识的时代了呢。就算是Punk也还得有像三和弦这样最低限度的技术,现在就连这个也不用了。这是一个loop的素材不管是谁都能拿到手,大家以它为原材料来努力制作音乐的世界。究极的民主化。
长谷川:虽说相应的,也会是一个非常严厉地考验着创作者本人的sense的世界呢。剩下的,就只是要不要来参与这个game的问题了。
0
《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