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6部 Hip-Hop与Rock
mimida
Rock是个体,Hip-Hop是「场」
大和田:接下来这点在咱们的谈话里已经出现过很多回了,和Hip-Hop相比,Rock的「原创」信仰显然非常突出。
长谷川:Rock正是因为谁都可以模仿才得以传播得那么广的音乐类型,这一点也是很矛盾呐。能够跨越这个矛盾的只有天才,于是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由天才牵引着整个场的一种形态。但是一旦没有天才出现的时候,场就停滞了。下一个出现的天才,不得不以和前人不同的风格将Rock向前推进。可变化总还是存在一个限度,于是就出现了像Beatles和Jimi Hendrix这样的早期天才谁也无法超越的情况。
大和田:原创信仰和「天才」的必要性是配套的。确实相对来看Hip-Hop里被称作「天才」的音乐人比较少吧,歌迷们关注的是被称为Hip-Hop的「场=scene」。就Rock来看,像「我只听Bob Dylan」这样的歌迷也是挺多的。
长谷川:就没有Hip-Hop歌迷会说「我只听KRS-One」这样的话。有的话还挺酷的(笑)。
大和田:Rock是没有天才的话整个场就不成立。
长谷川:在Hip-Hop方面,与其说是由天才牵引着整个场,不如说是大家一起争夺最顶端的位置,从最底层往上爬的感觉。有才能者创造的成果,会被返还给这个场,变成共有财产。就算是跑在最前的人老化生锈了,因为成果会返还到最底层,场的水平就可以一直往上提升。从Rock乐迷的角度来看,他们恐怕很容易会觉得,Hip-Hop一直都老是在重复做着同样的事吧。
大和田:嗯,刚开始听的时候我都没法分辨出哪首歌是哪首歌。
长谷川:但是如果俯瞰整个场的话,会发现它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反而是Rock相对而言没变化。
大和田:确实退一步来看,Rock惊人地缺乏变化。一边说着「怎么搞都行」一边还维持着吉他贝斯鼓的基本编制。
长谷川:Reggae也是一样,音乐这东西,其实以集团为单位来搞的话更有效能、更容易进步。
大和田:在这方面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以这样的角度去听过去的黑人音乐,会看到与以往稍有不同的一面。比方说,名字里包含「现代(modern)」的Modern Jazz,到目前为止也主要是以「天才」这样的说法来进行描述,但是如果像听「Hip-Hop」一样去听又会怎么样?也就是说,不像以往那种关注于Charlie Parker和John Coltrane这样的「天才」,而是侧耳倾听以被称为「Bird」和「Trane」的「角色」为中心的、参与在Modern Jazz这个「场」里的各个音乐人在音乐上的「你来我往」,这样看到的会是一种别样的趣味。作为黑人音乐特质的「loop」也是一样,就把它当成是跳大绳就好了。设定了12小节AAB规则的Blues也好,以特定的曲子作为主题发挥的Modern Jazz也好,Hip-Hop当然更不用说了,都是向想参与进那个「场」来「跳」的人们开放的。作为这种开放性的象征的,不正是被称作「loop」的音乐构造吗?看看谁能在这个大绳里跳得最酷,看看谁最能让观众席沸腾起来什么的。为了能够让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参与进来,跳大绳游戏得以一直继续下去ーー以这样的画面来看的话,黑人音乐整体也可以有不一样的听法。
Rock是纯文学,Hip-Hop是Twitter
大和田:和原创信仰相关的另一点我想说的,是关于版权的问题。刚开始听Hip-Hop时让我觉得有趣的是,那可真是以当时的版权体系完全无法想象的音乐啊(笑)。从这个角度来说,Rock是文学性的,「将艺术家内心里涌出来的东西作成曲,这个曲子就是作曲者的所有物」,这个逻辑完全不矛盾。虽然由于目前暂时还没好的办法,Hip-Hop也硬被框在现行的版权制度的游戏规则里,但实际上从根本上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行的。看看Hip-Hop的创作者名单你就会发现难以想象的情形,有时把所采样的原曲的作曲者、制作人、rapper什么的都列出来之后,名单甚至会扩展到20多个人的长度。这从某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对现行版权制度的存在方式的根本性的质疑。
长谷川:用文章来比喻的话,Rock是通过单行本形式发行的纯文学,Hip-Hop是twitter上的咕哝。前者有个人的版权,不过后者首先是有这个场,然后才有在其之上的表现。受众与其说是对单个用户的表现感兴趣,不如说是享受在被称为「场」的时间线上的你来我往的回应。在表现者这一边来看,与其说想要展现自己,不如说贴上「SEX」呀「DRUG」这样的tag、讲一些段子来增加粉丝更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大和田:原来如此。然后就在twitter上互相dis了(笑)。那么说了这么半天,我们是用半极端的形式对比了Rock和Hip-Hop,但是实际上的现实情况又是如何的呢?Hip-Hop里类似于「那家伙那是抄袭!」这样的非难也有成立的时候吗?
长谷川:有。但是能把过去的东西进行一个发展的话,就不会被人非难。这一点Rock也是一样的吧?虽然我们一直在是以「Rock=原创性」作为前提,但对于Rock的听众来说,不追求原创性的人所占的比例也相当大。好比说「我就只是想听和以前一样的那种特别帅的摇滚」这样的人。实际上,针对这些人的Rock反而卖的更好,整个场是向以(较)真摇滚为受众的Rock和产业Rock两极化的方向发展。
大和田:「产业Rock」,这词有种让人怀念的语感(笑)。
长谷川: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其他词来描述(笑)。总之能排在Rock杂志年度TOP 10前面的优秀唱片,绝对不一定就等于是卖得好的唱片。
大和田:完全不是,完全不是。
长谷川:但是在Hip-Hop这边,反而这两者就是相等的。
侵蚀Rock最后的圣域
大和田:感觉上这和流派的成熟也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最近在Hip-Hop领域,世代之间的beef也越来越明显。这样的情况下,「现在卖得最好的是这个,但是在内行的Hip-Hop爱好者里评价最高的是……」这样的舆论不是也会出现吗?
长谷川:没错。在Gangster Rap的全盛期,就出现了力推Underground Hip-Hop的听众。但是这样的乐迷大多是住在郊外的白人,被一些黑人嘲讽为「背包傻子」。大概类似于「星期六从郊外跑到曼哈顿的唱片店,背包里装满黑胶唱片再跑回家去」的意思。
大和田:怎么给人感觉就像日本的Hip-Hop乐迷啊。
长谷川:最近的「Hipster Rap」运动可能就是在这个延长线上。现在有一种现象,就是风格很怪的rapper,在网上的文化系听众里获得好评,然后突然就变成了明星。之后Kanye West这样的天王,时常反过来会受到他们的影响。不过因此呢,Rock最后的圣域终于也变得危险了。
大和田:最后的圣域?
长谷川:Hip-Hop最不拿手的主题,孤独和疏离感。简言之就是讴歌「没用的我」。只有这个是集体音乐的Hip-Hop怎么都做不到的。
大和田:这个对Hip-Hop来说是相当的困难(笑)。
长谷川:在一对一地向听者倾诉这类主题这一方面上,Rock是有着压倒性优势的音乐。
大和田:这样说来,不久前『New Yorker』的乐评人,就最近Indie Rock没有过去受到黑人音乐影响大这一点很不满。说现在的Rock音乐人觉得有魅力的,不是Beatles和Rolling Stones,反而是Brian Wilson。我觉得日本也能看到同样的倾向,那恰恰就是「没用的我」(译注:「没用的我」是Brian Wilson的Beach Boys乐队1966年专辑『Pet Sounds』里「I Just Wasn’t Made for These Times」的日文官方译名)。
长谷川:不过Kanye West就挑战了这个主题啊。Kanye的妈妈是大学教授,明摆着就是中产阶级出身。有个段子已经被传为佳话了,说是Jay Z听了Kanye的小样之后很喜欢,结果见到本人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Kanye踩着Gucci的乐福鞋,穿着粉红色polo衫就来了(笑)。
大和田:Gucci的乐福鞋和粉红色的polo衫!之前说了半天subaltern什么的,这不是从最初开始就完全浸泡在资本主义里了吗!要说起来,Talib Kweli的父母也全都是大学教授呢。然后这样的一个Kanye,在『808s & Heartbreak』里把「没用的我」作为了主题。
长谷川:那张专辑是Kanye在母亲去世、恋人离去的状况下,将自己的内心有多么纤细,还不是通过rap,而是通过Auto-Tune调制的声音,演唱出来的概念专辑。
大和田:而且也有对808鼓机的怀旧情绪包含在里面。
长谷川:这之后他就沉湎于酒精,还在MTV颁奖典礼上炮轰Taylor Swift,搞到不得不在夏威夷隐居的状况。然后在那里录制的专辑『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又在各个Rock媒体上被作为2012年的最佳专辑狂赞。会在Rock乐迷中受欢迎也是可以理解了。因为确实不是一般的孤独和疏离感(笑)。
0
《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