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6部 Hip-Hop与Rock
mimida
「跳出来」还是「跳进去」
大和田:接下来我想比较一下Hip-Hop和Rock这两个流派的特性。不过只要是比较,就肯定免不了会在某些方面把各流派粗暴地简单化。
长谷川:虽说肯定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是对于不熟悉Hip-Hop的人来说,相当大一部分都无意识中认为只有Rock才是普遍意义上的音乐,所以就理解Hip-Hop这个目的而言,比较一下绝对是有益的。首先想想Rock这种音乐所指向的目的是什么的话,简单来说就是「从承担着资本主义社会的骨干的中产阶级行列里跳出来」吧。
大和田:的确,借用某位音乐研究者的话来说,Rock就是住在郊外的中产阶级青少年,幻想着拥抱劳动阶层的「反抗」、「抵抗」的意象。
长谷川:像是一种……想要从职业安稳的资本主义世界的通常状态下跳出来的感觉。
大和田:将青春期特有的反抗精神投向了社会和制度全体......这么说的话某种意味上就是「世界系」吧。另外说句题外话,从历史角度来看,Folk所秉持的反体制、反商业主义的价值观,最后被Rock在商业主义里进行了再生产。Bob Dylan从木琴换成了电琴果然还是有象征意义的。
长谷川:但是Hip-Hop完全相反,因为它是一种被资本主义排除在外的人,用来当做加入资本主义的手段而作的音乐。不是「跳出来」,反而是「跳进去」。
大和田:啊啊,这个说法实在是精妙。评论术语里有个词叫「subaltern」,被用来描述在社会中受压制的「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的群体」,简直就如字面所示,这些人加入资本主义,获得「声音=RAP」。
长谷川:那么也可以说,这才是80年代Hip-Hop兴盛的原因吧。因为在里根经济学导致的中产阶级规模逐渐缩小的情况下,「富足但无聊的日常」这一前提就连对白人都越来越没说服力了。
大和田:所以里根经济学和Hip-Hop的关系也挺重要的。从实际数据来看的话,里根政权的第二期(85年〜89年)里,有3分之1以上非洲系家庭的收入都在贫困线以下。而且黑人青年在全美平均的失业率达到了43.6%,五大湖周边的都市甚至达到了50%〜70%。相对的,白人青年的失业率当时是13%。
长谷川:确实黑人的失业率是高得一塌糊涂,但是白人的13%也挺严峻的啊。
大和田:这类里根经济学的影响其实在Rock里也表现出来了,洛杉矶、旧金山和华盛顿都局部性地出现了被称作Hardcore的运动。像Black Flag呀Dead Kennedys这类以白人为中心的乐队,也可以看作是Rock阵营对里根经济学的的回应。不过原本就不是容易大众化的音乐,也就没怎么能扩展到音乐业界整体。
长谷川:Rock所讴歌的「跳出来」本身就挺矛盾的啊。通过歌唱「跳出来」获得人气,然后变成了本来想要打破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的成功者。因为归根结底还是商业音乐嘛。
大和田:要是过于执着于计较这个矛盾的话,就会走上像Jim Morrison和Kurt Cobain那样自我破坏的方向吧。
长谷川:但是Hip-Hop呢,是只要获得了人气,就能变成他们梦想中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成功者。成功了的rapper们都像是在说「快来看我」一样地买车买宝石。可能确实是种暴发户口味,但是完全不存在自我矛盾。
大和田:对于成功没有内在的纠结。
长谷川:因为说唱着「想要钱」,愿望就实现了嘛。但是被妒忌这个的人杀掉的可能性也就有了呢。没有自杀但是有他杀的恐怖。
大和田:以前菊地成孔说过,Rock和Folk思考的全都是自杀,拉丁音乐思考的全都是他杀。用这个公式来看的话Hip-Hop完全就是拉丁音乐啊。
Hip-Hop对世界贡献更大?
长谷川:成功的摇滚明星经常搞慈善对吧?虽然实际上也确实有人因此得到帮助,不想说它什么坏话,但类似过于表面化、伪善之类的责难它也是绝对逃不过去的。U2的Nobo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
大和田:你这不就完全是在说它坏话(笑)?
长谷川:关于这一点,Hip-Hop以回馈出身地为宗旨的慈善内容就具体、现实得多了。开个服装公司啊餐厅之类的,然后雇一块儿长大的弟兄们当员工,给除了买卖毒品之外没有其他职业机会的贫民窟里创造岗位。像海地出身的Wyclef Jean啊塞内加尔出身的Akon,好像就是赚了钱之后在老家梆梆梆盖小学。这比Bono的慈善不是要实际多了?
大和田:Bono到底想干嘛最近实在搞不太明白(笑)。
长谷川:Hip-Hop对世界的贡献更大啊。不管怎么说它还让奥巴马当了总统......。
大和田:奥巴马又不是rapper(笑)。
长谷川:没错啦,但是奥巴马的当选,很明显也要归功于Hip-Hop让黑人的形象在白人眼里酷了起来不是吗?据说30岁以下的白人三个里有两个都把票投给了奥巴马。
大和田:像『天地大冲撞』里的Morgan Freeman呀、『24小时』里的Dennis Haysbert他们演的黑人总统,也有一定的影响吧。美国人早已经通过媒体习惯了「黑人总统」。
长谷川:那个Wyclef也想当选海地的总统。离rapper出身的议员出现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大和田:从Will Smith和Ice Cube的时代开始就是这样,很多rapper一红了之后就转型电影演员,基本上就不怎么执着于音乐嘛。
长谷川:因为对他们来说Hip-Hop只是参与进资本主义的手段而已。要是篮球打得好的话……
大和田:那就打篮球啦。那边要清爽多了。
长谷川:就连Jay Z和50 Cent这样的天王巨星,年收入里服饰买卖的比重也是比音乐要大得多得多。
大和田:啊?竟然会这样!唉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
Hip-Hop没有「内在面」
大和田:刚才提到了「Rock成功之后就会陷入自我矛盾」,那么说回最开始时说过的关于我骨折的话题好不好(译注:大和田本来主要是听摇滚,几年前因为一次意外骨折在家休养,忽然开始沉迷于Hip-Hop)?
长谷川:请讲(笑)。
大和田:当时因为很闲,所以就「骨折之后沉迷于Hip-Hop」这个问题陷入很深的思考中。那么一想的话,Rock这种音乐流派主要的基本表现路线还是在于「内省」。「儿时的心理阴影」啊「内心的创伤」等等老套模式,再加上表现个人内心的纠结,Rock有这样的一个意象。与之相对的,Hip-Hop说来说去都是「身体的损伤」问题吧,像「你他妈可能是中了5枪,但是老子可是中了9枪!」这样的,绝对不面向内在。彻彻底底是身体上的事。总之我想说的呢就是,「骨折」和内省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呀,不面向「内心」。当时要得的是「肺结核」或者是「胃溃疡」这种,什么地方有点儿文学气质的病,那我说不定就成天一直听Rock了(笑)。
长谷川:确实,要是患了肺结核的话绝对不会去听Waka Flocka Flame(笑)。
大和田:和Rock相比较的话,我果然还是觉得,Hip-Hop是一种后现代的音乐。不管怎么说,Rock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现代派的音乐。摇滚明星总是被称作「伟大的艺术家」或者是「天才」什么的,而且用现在常见的话来说,经常会用「灵魂」来比喻Rock。「灵魂的呼喊」啊「灵魂的痛苦」之类。大家都认为表现的源泉,存在于音乐人的「内在面」。这一点放到西方历史里来看,可以一直追溯到宗教仪式上的「告解」,同时「表现」的出发点,就通常会被推回到「心的内在面」。这种思考习惯直到现在都根深蒂固,我们在欣赏绘画、小说之类的作品时很随口就会说出「从作者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表达」这样的话。和这种情况相反,制作Hip-Hop音乐的时候,就完全是字面意思上的,是利用着「外在的」Database。DJ们会炫耀自己的唱片收藏并感到自傲,作品创作的机缘不在于「内」而是在于「外」。与其说「从作者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表达」,不如说是「通过对过去的音源的Database的检索」这样一个意象。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70年代所产生的音乐有一种压倒性的异质和新颖。
长谷川: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开了云音乐服务的先河嘛。就像是,大家共有一个被称作Hip-Hop的巨大的文件夹一样。不过要说起来,Rock会依赖于内在面的原因,我觉得同时也在于失去了音乐的根源吧。
大和田:现在不也还是常在说Rock的根源在Blues吗?
长谷川:但是Rock在某个时间点上,的的确确从根源的Blues和Country上分离来了啊。
大和田:可能是吧。但是「根源」这东西能构建起来的前提,总的来说都是从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往回追溯。这样说起来的话,就像刚才提到的,西海岸的Gangster Rap的出现也导致人们对Hip-Hop的「历史」的印象有了一些变化。比如说在那之前,Hip-Hop有非洲系美国人、波多黎各系美国人、学生社团等等,是一个多种多样的形象,但是之后就有一种被Gangster Rap的收缩到一种「女性歧视的暴力赞歌」的感觉。
长谷川:确实,被统一化了呢。
大和田:因为从Gangster Rap开始获得了全国性的人气,所以在这之前Hip-Hop所拥有的多样性就被遮蔽了起来的感觉。
长谷川:但是某种流派在商业化的同时,就不可避免会被固化成一个单一的形象,这在Rock上不也一样吗?我就纳闷为什么Rock的听众就会因为这个而一直批判Hip-Hop。大概是Rock的听众最初非要一厢情愿地在Hip-Hop里看到Rock的未来,结果没有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心里不爽吧。然后这种人又面对Drum 'n' Bass、2-Step、Baltimore Breaks、Grime、Dubstep……然后还有什么来着(笑),每当这些新的Dance Music从地下刚产生出来的时候,这些人都要一边赞赏,一边回过头来批判Hip-Hop的「整齐划一的」「商业主义」。我真想说,差不多就行了。说这话也算是批判一下过去的我自己。
0
《文化系のためのヒップホップ入門》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