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延汉简研究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页
nile

元狩二年河西之战后,金城、河西、南山、盐泽空无匈奴。汉庭置酒泉郡,开始向河西移民。元狩四年(前119年)“山东被水灾,民多饥乏”,又进行过一次较大的移民。到汉武帝去世,前后共向河西移民大约15万人。“或以关东下贫,或以报怨过当,或以悖逆亡道,家属徙焉”,说明内郡的贫民、犯人及家属是河西四郡人口的主要来源。不过徙边的戴罪之人当中,也不乏能工巧匠。

到了新的移居地,移民都会得到政府的优待,“赐田宅什器,假以犁、牛、种、食”,但不准再迁回内地。

对于戍卒,西汉时期,从法律上确认,内地戍卒的役期为一年。不过只要出钱三百就可以免除兵役,然后官府用这些钱雇人服役。

居延汉简记载,居延都尉(军分区司令)月俸一万二千钱,或俸谷六十担。副都尉钱六千,或谷三十担。候官每月三千钱,候长一千二百钱,燧长这样的下级军官只有每月禄帛三丈,也就是大约六百钱。当时小奴二人值三万,大婢一人二万,轺车(四面敞露的轻便马车)一乘值万,用马五匹值二万,牛车二辆值四千,宅一区万,田五顷(五百亩)五万(只相当于内地劣田的价格),羊一只二百五十钱,鸡五只一百八十钱,肉一斤六钱,粟、大麦每石一百钱,小麦每石一百四十钱,皮靴一双八百五十钱。这样看当时普通戍边人员生活水平较低,还不算因为工作失误造成的被罚款现象。甚至有低级军官借剑的情况(共享兵器?),虽然一把普通的剑六百五十钱,一把弓五百五十钱。

作为对比,西汉初年家产2万钱以下,属于贫困阶层。家产15万钱,可以算中等之家。家产必须达到4万钱以上,才有资格被选拔为燧长。

燧长级别的边疆防御系统基层官员,年龄大多在20到39岁之间,极少数小于20岁或者大于60岁。因为当地戍卒了解情况,燧长和秩次更高一级的候长通常由本地人担任。

西汉创立了戍卒名籍制度,能够实现完备和严密的管理。戍卒屯田农具由官府供应,大多是铁质农具。官府会定期检查。耕牛也由官府供应,在西北十分普及。口粮包括穈、粟、麦,也从官府每月领取,取走后写“卩”字登记画押。无论是随军的亲属还是临时探望的亲属,都可以按照标准领取口粮。当地生产的石盐也是按人配给。官府也提供部分衣物,但戍卒也要准备私衣。这些私衣有的从内地带来,有的由亲人邮寄到戍所。一封戍卒的帛信写道,

初叩头多问,丈人寒时初叩头愿丈人近衣强奉酒食初叩头幸甚甚初……使初闻丈人毋恙初叩头幸甚幸甚丈人初遗手衣已到。

戍卒衣物的买卖也相当频繁。一件单衣的价格大约300钱,一件官袍甚至要价1450钱。因为收入水平较低,赊账是经常发生的情况。屯戍官署对这些买卖定期统计造册并呈报上级,以加强市场管理,同时保护戍卒利益(感觉衣物已经成了一种金融工具以致需要“证监会”出面干涉)。

西汉初年虽然有禁酒令,但因为远离政治中心,西北饮酒之风盛行。当地酿酒业发达。价格大约是一百钱一石,和内地类似。军营中甚至存在违抗禁令有组织从事酿酒的机构。居延汉简中军士合资购买酒食的情景并不少见。因此酗酒斗殴、杀人逃亡的情况也有发生。

戍卒参与的活动有农耕、警戒等。有时也参与较大的工程。汉简中记载修建沟渠一次就集合了1500人。

来自内地的戍卒将先进的生产技术带到西北边疆,促进了当地的农业发展。有时内地遇到灾荒,竟然还要调用屯田收获的粮食来救济。

边郡和内郡一样,有一套治事的官僚组织(太守,丞,长史)。同时,还有候望系统(候、塞、部、燧),屯兵系统(城尉、千人、司马),屯田系统(田官),军需系统(仓、库)和交通系统(关、驿、邮亭、置、传、厩等)。候所在的关署称为“候官”,管辖一段约百里的候官塞,以及其下若干候长和燧长。

每个烽燧的人员编制是三人,多至七、八人,少至一、二人不等。除了保证军用物资完好、保持对敌警戒,赌博、下棋、角抵、 蹴鞠是戍卒的日常娱乐。斯坦因在敦煌一带的汉代烽燧中发现了一些椭圆形的小木块,像是骰子或者棋子。同时,也有证据表明,戍卒中存在识字和乘法口诀的学习。

春秋以前,戈是主战兵器。到了战国秦汉,弩的重要性大大提升。一般而言,弩的射程较弓更远,“动辄百步(超过一百米)”。一般认为,西汉时,三石弩可射189米,四石弩可射252米。战国时期的韩国是强弓劲弩的著名产地,可以制造射程600步,也就是如今832米的强弩,相当于平行世界中的捷克了。《荀子》记载魏武卒“操十二石之弩,负箙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胄带剑, 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不愧是魏国精锐的重装步兵。不过居延汉简中提到的弩最高到六石为止,可能戍卒毕竟是二线守备部队。

西汉度量衡1石(1斛)=29.5公斤=10斗=100升。1斗=2000毫升,1升=200毫升。

0
《居延汉简研究》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