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二战”德国老兵寻访录 8.4分
读书笔记 六——结束
小飞侠6414

第六章 孩子兵

临危受命

苏联拥有1.9亿人口、2240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强大的工业基础;德国连同被其兼并的奥地利和捷克苏台德地区,全部人口加在一起也不过8000万人,在此基础上组建的德国国防军除一部分必须要防卫本土外,还要使用大量兵力防守德国在西欧、北欧和波兰的广大占领区。
老兵奥克尔:到了丹麦带德国新兵,我一看新兵的花名册就吃了一惊:这些新兵最年轻的36岁,最大的都54岁了!除了我带的“老头连”之外,部队里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新兵营,比如说“聋子营”,一个营的新兵全部都有听力障碍,把他们成建制集中的原因是便于统一使用哑语来训练他们……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德国失败的结局已经非常清楚了,但是民众无权放弃战争,后方的老弱病残一批批地进入新兵营,在短暂的训练后又一批批地被送到“奶酪防线”——这是我们当时对已经不堪一击的防御线的一种叫法。
我曾经试图查证德国在战争后期一共征用了多少孩子兵,其中死、伤、被俘和残疾的各有多少,但一直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权威统计数字。很难想象,在数据的统计和管理上一贯最具缜密性的德国人会忽略这一极其敏感的领域。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人们在有意避免论及这些令人痛心的数字。
在正规军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学生兵携带反坦克火箭筒,肩负步枪,骑着自行车奔赴前线。

“婴儿师”的覆灭

帝国青年局局长阿克斯曼还明确表示:这些大孩子加入党卫军的愿望“不需要家长的认可”。
在诺曼底地区被盟军俘虏的少年师士兵由两万多名16岁至17岁的少年组成,于1945年6月7日被投入法国战场,至8月15日已剩下500人,至8月21日几乎全军覆没。
对于师长迈尔“不收留俘虏”的模糊指令,孩子兵的执行方式是冷血杀俘,先后用枪决、棍击,甚至车辆碾压的方式杀死了100多名加拿大战俘,导致加拿大军队也一度以殴打和枪决德军战俘予以报复……
阿克斯曼向正在柏林以东指挥一个装甲军团作战的魏德林将军提出建议,希望魏德林把这些孩子放在明契贝尔格去阻击苏军的坦克。魏德林将军大怒道:您不能让这些孩子为一场必输无疑的战斗去送死!阿克斯曼在无奈之下,悻悻收回成命。

教授的往事

1988年的柏林实在是一个世所罕见的城市:一个城市分属于两个国家,使用两种货币,5国军队(美、英、法、苏和民主德国)分成两大阵营在这里对峙,一道钢筋水泥的大墙把行政上隶属于联邦德国的西柏林围为一个孤岛……
老兵克拉茨:当时都是16岁上下的孩子。按照当时官方的说法,我们这批人不是军人,而只能算是“军事助手”。当时这样的人一共征召了10万。
站前,德国的无线电技术曾在欧洲领先,但希特勒害怕德国人收听外国的广播宣传而禁止民间的无线电收发,使得这项技术的发展受到抑制。而英国却在德国研究的基础上大力发展了无线电技术,直至给德国带来灭顶之灾。
老兵克拉茨:我喜好体育,直到60岁时仍然坚持每天骑自行车30公里。

在战火中成人

采伦道夫区:柏林富人聚居之地。
老兵格柏尔:我认为,中国人都很聪明,但是不合群;德国人很愚蠢,但是很团结。
到1943年末,英国飞行员完成任务安全返回率只有1/5,盟军损失的飞机总数已超过2万架。
作者:中国的抗日和苏联的抗德完全不同。苏联和德国的军事实力相近,能你来我往地大打出手,而中国和日本在武器装备、军队素质和工业基础上都有太大差距,只能打一场持久的消耗战。8年打下来,日本军队在中国被消耗的人数达到130多万,占他们在“二战”中总伤亡人数的70%。

海岛小兵

老兵哈帕赫:所以,彼此清算没有意义,重要的是要让后人从这场战争的代价中看清一个国家的行为准则,知道今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了以后会怎样。
老兵约根斯:一战时我父亲视力很差,根本就不符合当兵的条件。为了能够参军参战,父亲想出了一个笨办法,他把视力检测表上的全部数字都背了下来,然后摘了眼镜去参加体检,结果还真的就混进了军队。

第七章 燃烧的家园

战争中,大轰炸波及了德国161个城市和850个乡镇,所有人口超过5万的城市无一幸免。德国承受的炸药总重量达315000吨。根据《明镜周刊》在2003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德国死于盟军地毯式轰炸的总人数超过60万,其中被炸死的儿童达8万。
1942年初,丘吉尔发布了“面积轰炸令”(Area Bombing Directive)。在这个命令的执行过程中,对德国平民的杀伤不再是无奈之举,而是轰炸行动的主要目标之一。战争把平民卷入了战火,轰炸平民成了制胜手段。由于德国平民在用生产行动支持战争,由于德国空军也轰炸了英国平民,由于后方被炸能有效削弱前方士兵的作战意志,由于遭受轰炸的德国平民有可能起来反对希特勒……总之,炸平德国城市的行动理直气壮……美、英空军的轰炸意图十分明确:通过攻击平民来瓦解敌手的抵抗意志,从而加快结束战争的步伐。
1942年5月31日零时47分起,1047架轰炸机和113架护航战斗机像一面巨大的黑幕遮蔽了科隆的夜空,在近90分钟的时间内,科隆承受了1455吨的炸弹和燃烧弹的摧残,这座始建于罗马时代的文化古城经历了一场极度恐怖的火刑。据德国的消防部门统计,在全城的2500处起火点钟,大火占1700处,1.6万幢建筑被毁,3.8万幢受损,古城科隆在90分钟内变成一片火海。
科隆大教堂之所以能熬过盟军飞机对科隆的31次轰炸,是因为罗马教廷向盟军提出了在轰炸中务必要对这座世界第四大教堂网开一面的请求。
德国历史学家弗里德里希:战争罪行?那需要每一个当事国自己来评判自己。因为没有人在法律上起诉胜利者,即使他犯下了战争罪。
德国空军轰炸鹿特丹、伦敦、斯大林格勒等城市的平民区是板上钉钉的战争罪。但这项重罪被胜利者有意忽略了,其原因是盟军对德国城市的地毯式轰炸、以及使用原子弹抹平日本两座城市的行为同样也违反了国际法。如果把空袭平民纳入罪项,在被告席上入座的就不只是德国人了。
……瑞典政论家:丘吉尔只想要结果,而不想了解过程。
英国投入到轰炸行动中的空中人员达10万以上,其中近半数战死。
1997年,德国作家瑟巴尔特说:“我们对历史上的这一恐怖篇章的描述从未超过民族感觉的界限。”的确,只有超越出这一界限,人们对“二战”的总结才会真正起到全面警示的作用。由于两次大战后的所有战胜国均没有被追究或主动反省过自己的任何战争罪行,才会有美、英等国在“二战”后60年中的区域性战争中屡屡越过国际法的雷池。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细菌战,在越南战争中喷洒落叶剂,北约空军在科索沃危机中对南斯拉夫平民使用的贫铀弹,美、英在伊拉克的虐俘罪行……概莫能外。
《明镜周刊》2003年:为什么盟军的空袭迟迟不指向德国最重要也是最容易受损的军事要害——炼油厂呢?这里生产的汽油是在苏德战场上维持德军坦克装甲部队战斗力的第一补给要素。但直到1944年5月战争结束,德国的石油冶炼业仅仅承受了盟军所有空袭投弹量的1%。对此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德军坦克通过获得足够的汽油来阻挡苏军进入德国本土,这一点符合西方的利益。在西方国家眼中,战后欧洲苏维埃化的区域一定是越小越好。另一方面,苏、德搏杀的时间越长,力量消耗得越大,对盟军的最后胜利也越有利。

后方少年的记忆

德、英双方的战后统计资料证明,英国皇家空军第一次在汉诺威出手就是大手笔,他们一共出动了221架飞机,投下了635枚炸弹和25820枚燃烧弹。
柏林邮政博物馆:全世界第一个邮政博物馆
KLV: Kinder land vershickung(儿童下乡):为使儿童避开空袭,德国在偏僻的农村地区建立了5000多所临时学校,并组织孩子们集体转移。

小城之灾(《当艾森斯流泪的时刻》)

按照美、英两国空军的分工,美国轰炸德国本土的任务是在白天精确袭击德国的军事和工业设施,如船坞、兵工厂、交通枢纽等。把不具军事价值的平民区作为攻击目标,这一点有违美军的作战准则……美军选择攻击埃姆登的原因并不在于埃姆登的工业和军事价值,而在于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有利于尝试“闭眼轰炸”技术。这不是一次作战,因为军人的作战对象应该是敌对方的战争机器;这也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对抗,因为艾森斯的妇女和儿童面对从天而降的炸弹根本不具备任何对抗能力。事情很简单,这是一场空军对平民的杀戮,与纳粹空军在法国、英国、波兰、苏联等国家对平民的轰炸行为并无本质区别。
敦克老先生在大轰炸那年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幸亏救援人员及时赶到把我们救出来了。(所以说明当时还有这样起码的公共系统。)
空袭的结果未成年死者占了死亡人数的62%。
“二战”中军队轰炸平民的罪行没有受到任何国际法的追究。这不仅大大削弱了国际法的权威性,造成了历史是非的持久纠缠,更为人类在今后战争中再犯同类罪行的可能性埋下了伏笔。

第八章 战乱中的女性

国防军女助手

无论当事人在纳粹时期是党卫军、国防军士兵还是国防军女助手,其服役时间都会被联邦德国计入有权领取国家养老金的有效工龄,除非当事人本身在相关时间里被定为罪犯。德国的《第六社会福利法典》(SGB6)规定,“国防军女助手”的服役期也在退休工龄计算的范畴之内,同样的规定也适用于“党卫军女助手”,即被很多人误读了的所谓“女党卫军。”
在“二战”时期的德军建制中不存在女性的位置,女人在军中的效力身份只是协助者,没有军职和军衔,也不配带武器,而且基本上至只在自愿者中间征召。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应征成为“国防军女助手”的德国妇女达50万人。战争结束后,这批带着传奇色彩的女人们像覆水沙中一样迅速从现实中蒸发了。她们不写书,不集会,无组织,也无声响,众多和“一战”有关的史书和文学作品中也很少提及这一批人。

按计划成长

妻子在后方

战后,琴策尔太太的丈夫经常讲起在苏联时的一件往事。他说,苏联老百姓没有文化,不分敌我,生性善良。部队在白俄罗斯驻扎时,他住在当地居民家,家里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儿。每次他外出执行任务时,老人都为他祈祷,他回来后,小女儿就为他洗衣裳。他在闲暇之际也尽量帮这一老一少干些力气活。在一个严冬的夜晚,老房东给他烧土豆吃,他知道房东家要断粮了,就推让不吃。老人说地下室还存放着足够他们过冬的食品。他跑到地下室一看,眼睛就红了,原来那里只有长了毛的一桶酸白菜和一桶酸黄瓜。那是房东家全部的过冬食品。他在战后多次对别人说起这件事,最后总要加上一句:谁要是把这样的人民看做是“低等人类”并可以随意处置,他才真正是低等人类!
苏、美、英、法四国军队涌入柏林,把这座城市割成四大区域分别管辖。当然,清除瓦砾不是胜利者的责任,这项艰苦的工作就落在了柏林妇女的肩上……我们这一代妇女被后人称为“瓦砾妇女”,到底我们清除了多少瓦砾?我也说不上来。战后很多年我才知道了一个粗略的统计数字:4亿立方米!

大逃亡

就在东部居民纷纷准备西逃之际,德国政府实施了“要塞”政策,要求东部居民必须和军队一起共同阻挡苏军的进攻,禁止一切自发的避战转移行动。未经官方的准许,任何擅自撤离居住地的人都将遭受枪决。遵守纪律的结果是失去了逃亡的时间,当东部各地区的行政长官终于下达了平民可以向西逃亡的指令时,苏军的坦克几乎就要碾到了老百姓的家门口了。
在20世纪80年代挖出一箱子德国大选帝侯时期的银质手工器具,这对任何波兰人来说都是一笔从天而降的大横财。喜出望外的波兰教师对这笔财富的原主人千恩万谢,并很够意思地表示:您这么大方我也不能不讲义气,您可以从中挑走您愿意保留的任何物件。特拉普的母亲拒绝了波兰人的好意。她说,这些东西留在身边会使她长期处于一种被触动回忆的状态,而这种回忆是痛苦的。
特拉普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弥留之际,她把自己结婚时从娘家带来的一本1635年印制的《圣经》留给了孩子。在扉页上,母亲写下了一句话:“上帝给了你一张脸,笑必须由你自己完成。”

第九章 “卖国”英雄

大将之家(哈摩斯坦博士)

当时最惨的是那些耶和华见证人。他们的教义不容许他们当兵,而纳粹的《国防法》规定所有的男子都负有法定的当兵义务。为了震慑这些抗法的教徒,纳粹还坎过拒绝当兵的耶和华见证人的脑袋!
1933年2月3日,希特勒在讲话中首次正式提出他要根除马克思主义,在东部抢夺生存空间并将其日耳曼化的设想……哈摩斯坦博士的父亲愤而辞职,辞职报告在次年的2月1日被批准了。但由于他的战功和在军界的地位,他成为在德国历史上罕见的赋闲将领:继续拥有大将军衔并允许穿军服,但每天待在家里。
施陶芬贝格上校的鲜血果然没有擦亮德国人民的眼睛,军队内部的颠覆行动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彻底失败。
作者:在希特勒执政的12年里,暗杀他的事件一共发生了46次,其中只有施陶芬贝格上校的炸弹使他的右手负了一点轻伤。而他生命的每一天延长都意味着要有更多的德国人失去生命。
老人摇头说,希特勒之所以能够活到战争的最后一刻,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德国人民没有起来推翻他。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直到德国战败前夕,90%以上的德国人还是站在纳粹政府一边的。

是英雄还是叛徒

萨尔布吕肯房东:直至“二战”,德国的传统里还没有出现过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老百姓判断政府优劣的标准是纯物质的。去追求法国式的自由精神?对不起,德国更相信强人。
在第三帝国,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抵抗运动是根本不存在的。1995年德国媒体民调:战争过后50年,居然仍有1/3被询问者认为“纳粹从根本上说不是坏事,可惜它选择了作恶。”由此不难想象当年的反纳粹活动会是何等孤立和艰辛。(我:由此新纳粹崛起也不是那么难理解了。)
“间谍之王”佐尔格被绞死于东京巢鸭监狱。他的生命是由德国父亲和俄国母亲共同造就的,出生于曾属苏联的巴库,现阿塞拜疆首都。从佐尔格1941年10月14日被捕到11月7日被绞死,在其间的3周多时间内苏联当局对他没有采取任何诸如和日本交换间谍一类的营救措施,而且根本就不承认佐尔格的苏联特工身份。历史学家对此评判说,如果真的让佐尔格返回苏联,他将是对斯大林极为不利的危险人物,因为只有他才能最有力地证明:是苏联的最高当局无视了他提供的德军即将进攻苏联的珍贵情报,从而导致苏联在卫国战争初期承受了本来可以部分避免的国土和人员的重大损失。
俾斯麦的重孙海因里希选择了捍卫正义,却又无法捍卫正义。一方面,“自由德国民族委员会”被当时的德国舆论视为卖国贼组织,面对狂热而偏执的民众,他们这一小群决心与纳粹决裂的前德国军人完全没有了祖国归属感;而在另一方面,他们的认知转化是以战俘身份完成的,这使他们根本无法具有独立的人格和主张,他们只能跟随逼近柏林的苏联大军声声唱和,同时必须在面对苏军对德国平民所犯罪行时三缄其口。
究竟是什么样的德国人才算得上是大众心目中的“二战”英雄呢?2003年夏德国电视二台的民调:歌德、俾斯麦、爱因斯坦、贝多芬……一律排在朔尔兄妹身后。《苏菲朔尔——最后的日子》2005年德国电影。战后的德国民众敬重自身体系中的反纳粹斗士,却无法接受站在敌对体系中反纳粹的德国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南德的一个老兵曾向我作出了他的解释:“是英雄还是背叛者,关键要看他是站在德国民众的立场抵抗纳粹,还是站在敌对国的立场抵抗纳粹。后者首先伤害的是自己人。”

独目刺客之沉浮(施陶芬贝格)

阿汤哥2009年电影Valkyrie
老兵罗迪:在当时的德国,施陶芬贝格这群人注定孤立无援
老兵奥克尔: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另一个方面:“瓦尔基里计划”如果成功了,德国人就不会看到希特勒在1945年4月的自杀结局,施陶芬贝格这些军内抵抗分子就会因此完全背负起把德国引向失败的罪名。这样看来,“瓦尔基里计划”虽然失败了,但它澄清了是非,正是这样的结局让历史证明了谁是德意志民族的敌人。
作者:我曾和老兵哈帕赫博士讨论过一个题目:为什么战后有很多德国人一方面在批判纳粹,另一方面又反感军内抵抗纳粹的组织?我首先给出了自己对这种现象的看法。我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德国人的行为四大原则”:一,遵循誓言;二,服从权力;三,手段合理;四,整体至上。这四项原则其实和很多国家的行为价值观是吻合的,但是在德国无疑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传统性强化。
哈帕赫博士细细品味了我的观点后表示认同。他说:“历史上缺乏民主传统的德国人想要建立一个稳定而有效的社会秩序,肯定需要这样的普遍价值观。其中尤其重视对领导权力和国家权力的尊重和服从,那时的人只需要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做。放在军国主义的普鲁士一统德国的历史背景下,就更容易理解这些价值观的形成。所以,德国在战时不会发生游击战争和大规模骚乱,在和平时期不会出现假冒伪劣产品,也不容易发生改朝换代的政变。所有违反这种价值观的人,或迟或早都会被德国人视为异类,对军内抵抗组织的感情拒绝也是这样。在德国,简单地用一个“正义”作为标准来判定一个人或一件事的是非,你肯定不会和大多数人取得共同语言。”
施陶芬贝格出生在南德小城耶廷根的贵族家庭。
“瓦尔基里行动”失败后,德国各地普遍出现了自发的群众性庆祝活动。效忠信件和电报像雪片一样传到了柏林,其内容通常首先是祝贺希特勒的劫后余生,然后就是对施陶芬贝格为首的一群“叛徒”的愤怒声讨。这种愤怒的情绪是真实的,因为德国人无法容忍违背誓言的人,其中以军人尤甚。
原陆军总参谋部的施蒂夫少将的太太为自己(申请养老金)讨回公道的时间是在德国总统公开肯定“720抵抗精神”的七年之后。
作者:类似于格贝尔上校这样的“二战”老兵们忘记了一点,那就是“720事件”的发生背景。当独裁者的作为和民众的利益相悖时,当少数犯罪者以国家的名义把国家引向灾难时,能够站出来改变局面的只有军人,阻止这样的罪行正是军人精神的最本质体现,因为军人的忠诚与服从的对象从根本上来说是国家利益。分析和评论“720事件”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客观和历史地看到事件的时代背景,不能把一般时期和非常时期,民主时代和独裁时代混为一谈。
一贯以勇于承担“二战”责任,拒绝纳粹主义而著称的联邦德国竟然会一直“拖”到1998年才正式宣告:纳粹时代的“人民法院”和“特殊法院”所做判决无效。这就是说,德国在法律上对“720军内抵抗分子”的无罪认定是在“二战”结束后的第54年才做出的。
历史上有三个时间点对催生德军内部的反纳粹分子最为重要。第一个时间点是1933年1月纳粹登上权力舞台,此时的反纳粹分子最具有政治敏感性和斗争的自觉性;第二个时间点是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此时出现的反纳粹分子具有较强的道义感和政治远见;第三格时间点是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此时加入反纳粹行列的人多半是因为反对希特勒的战争计划,无法接受“由傻瓜指挥战争和滥用军队。”他们是在战争面临必败命运时决定另辟新径的一批职业军人。施陶芬贝格就属于这一批人。这些人的努力从一开始就极度孤立,甚至连德国的敌人也拒绝支持他们。胜利在望的盟军并不希望在德国内部有人站出来纠正希特勒的错误,因为那样会导致德国避开完败的结局。而从欧洲的整体利益出发,一贯咄咄逼人的德国必须完败。“720事件”被盟军方面定义为“国社党和军内高层的矛盾。”英国《每日快报》表示:当对手乱了方寸或出现摇摆的时候,拳击手要做的是更加凶狠的击打。英国情报部门则表示:“希特勒的战略为盟军提供了最大的便利,我们希望他和他的部门能一直存在到战争结束。”美国《时代周刊》在“720事件”后在评价德国军内抵抗运动时说:“他们反对的不是战争而是失败。”
在前方战事紧急,国民思想僵化的情况下,施陶芬贝格的“讨希”檄文必须突出改进战争和减少损失这两个重点。顾及德国民众的认识水平,施陶芬贝格等人不可能在这里奢谈“理想帝国”的立国之策,他的任务是维护德国的利益,把战争引入“正常轨道。”对历史简单化和整体化处理,使得施陶芬贝格的行刺动机日益模糊,代之出现的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文化、没有缺陷的闪光英雄。
在对“独目刺客”施陶芬贝格的身世沉浮以及“720事件”的研读中,我获得了一个深切的感受:即使我们面对的是一段真实和完整的历史,读懂它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第十章 铁丝网记忆(战俘)

“莱茵大营”之谜(美军对待战俘)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杀后的一周时间内,德国的武装力量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逐一垮塌,从5月9日开始,400多万德国军人沦为战俘。
1945年5月4日,艾森豪威尔在没有和英军取得共识的情况下单方面向美军下令:把在德国境内收押的德国军人当作“被缴械的敌军”(Disarmed Enemy Forces)而不是“战争俘虏”(POW)对待。此命令于8月22日又扩展到在奥地利向美军缴械的德军。就这样,投降的德军俘虏被美国人分成了两类,一类是在德国和奥地利以外被俘的德国军人,他们可以享受《日内瓦第二公约》规定的战俘待遇;另一类是被解除了武装的敌人,对于敌人,美国当然不必承诺给予“日内瓦待遇”,也完全可以禁止国际红十字会向这些人提供生活物资,同时有权向国际红十字会封闭有关这些人所获待遇的一切信息。一个匪夷所思的逻辑被美国人创造出来了:对于一支已经无条件投降的军队,其士兵在受到关押的情况下仍然是敌人,而不是战俘。被关进“莱茵大营”的人数高达500余万。据统计,在1945年4月到7月的4个月时间里,“莱茵大营”中约40%的战俘是以睡地洞的方式熬过来的,超过50%的人一直睡在露天,只有6%的人得到了帐篷。
看守大营的美军严谨战俘和外界发生任何联系,附近的居民如果向战俘提供食品,发现后立遭枪击。当地的德国管理部门如果向战俘提供生活物资,发现后立即查办甚至处决当事人。瑞士红十字会曾尝试给“莱茵大营”提供食品、医药和生活物资,这些物品在到达之后,又被艾森豪威尔下令运回瑞士。
喜欢摄影的德国士兵在成为战俘后就丧失了用镜头记录生活的能力,国际救援组织也根本无法接近“莱茵大营”,留下的照片只有美军人员拍摄。

目标——西伯利亚(苏军对待战俘)

1955年德国总理阿登纳访问苏联

穿越炼狱

气宇轩昂型老兵都有一个共同点:缴枪的对象是英国人。他们在成为战俘后都没有受过什么大罪。
在南斯拉夫的德军和游击队之间的斗争一贯残酷一场,双方互不留战俘,抓到对方的人立即杀掉。
老兵戴宁:将死的士兵在告别生命之际最先想到的都是妈妈/纳粹在德国集中营的所作所为对德国民众和国防军士兵从来都是封锁消息的。

人性的光辉(英国对待战俘)

老兵舒曼家的保姆:在俄罗斯他们被当成德国人看,在德国他们又被视为俄罗斯人。
布雷斯劳现在属于波兰了,叫弗罗茨瓦夫。

第十一章 远方回声(阵亡及失踪人员)

阵亡通知书

今波兰的格利维采是德国点燃“二战”导火索的地点。

前线寄来的遗书

这些诀别信往往不谈军事得失,不论战争是非,没有柔肠寸断的哀怨,也不再展示志在必胜的军人豪情。在即将告别生命的时候,这些军人更多表现出的是一种男人的责任感:鼓励家中的亲人好好活下去。
1943年1月9日,苏军向德军第6集团军递交了要求投降的最后通牒。总指挥保卢斯把苏军来信转发给了希特勒,并在电话里坦陈:“在目前这样的条件下,继续战斗已超出了将士们的能力。”希特勒的回答很干脆:“不允许投降!”

伏尔加河畔的追寻

“远程婚礼”的受益者是缺席婚礼的新娘。一旦男方在前线阵亡,女方就能领取国家发放的阵亡军人家属抚恤金。
伏尔加格勒附近的德军公墓(我:苏联竟有敌对方的兵的公墓T.T中国可能有日本兵的公墓吗?不可能。)1999年5月15日是伏尔加格勒罗索什卡德军阵亡者公墓的落成典礼。在原苏联境内一共有150个德军公墓,罗索什卡公墓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共有2万多名阵亡德军士兵被葬于这个直径为150米的圆形公墓中。与德军公墓一街之隔的是苏军阵亡者公墓,那里面埋葬了3000名苏军士兵。苏军公墓的建成要比德军公墓早一年,而且是由德方出资建造的。罗索什卡德军目的一共竖起了107块石碑,每块石碑的体积都近3立方米,上面刻录了十万多个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丧生和失踪的德国兵的名字。
斯大林格勒马马耶夫岗曾是在作战双方反腐争夺过的战场制高点,连续搏杀的时间长达4个多月。海洛的父亲所在的德军第295步兵师就曾在这里遭受巨大损失。战役结束后人们发现,马马耶夫岗的每平方米的土里平均有1200块弹片或弹壳。

第十二章 解放者(俄军罪行)

从“卡廷惨案”到大驱逐(斯大林暴力社会主义;贝利亚)

1940年3月5日,苏维埃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向苏共政治局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报告在介绍了波兰被俘人员的人数、身份和关押情况后,提出了全部予以处死的建议。这份报告在提交当日获得了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政治局6位大员的共同批准。(我:普京或戈尔巴乔夫也去给波兰人民跪上一跪吧!)

update: 2007年,波兰众议院决定将每年4月13日定为卡廷事件遇难者纪念日,并出资将斯摩棱斯克郊区的那片森林建为“卡廷纪念地”,还修建了一个别致的大门。沿着大门走进去,有一块巨石,上面用俄语写着:这里不但葬有波兰军人,还有那些不愿意杀害波兰战俘的俄罗斯军人;他们被自己的同胞杀死,也被埋葬在这里。 https://kknews.cc/zh-sg/history/vj6962.html

普京发表了简短的谈话。他说:“迫害给人民带来的是灾害,不分民族以及宗教信仰。遭受迫害的遇难者人数众多,这些罪行不可能有任何理由为自己申辩,我们的国家在政治、法律和道义层面上已经对集权制度的罪恶给予了准确的评价,而这一评价不再允许篡改。所以两国人民应当牢记历史。” 不过,国际媒体都注意到,普京这次并未对卡廷屠杀向波兰人民正式进行道歉,而是说:“一个谎言被讲了数十年,但我们不能为此指责俄罗斯人民。” 同样是一个下跪,同样是面对波兰人。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的双膝跪地,表达了对二战中无辜被德国纳粹杀害的波兰犹太人的沉痛哀悼。一名波兰大学生说,为了那个双膝跪地,波兰人已经默默接受了德国的忏悔和认罪,他们不再恨德国。http://gb.cri.cn/27824/2010/04/13/5005s2814789.htm

俄罗斯总理普京在2009年8月31日出版的波兰《选举报》上撰文讲述自己对卡廷大屠杀悲剧的感受,在文中写道,俄波双方必须吸取历史教训。他说:“我们深深地感激波兰珍视和尊重我们的军人墓葬,60多万名为解放波兰而献出生命的红军士兵在这块土地上长眠。自身命运遭到极权制度破坏的俄罗斯民族同样非常理解波兰人与卡廷事件相关的敏锐的感受,那里安息着数以千计的波兰军人。我们有责任共同铭记这一罪行的遇害者。卡廷和青铜纪念碑应当成为共同哀悼的象征。”http://www.ifareast.com/%E3%80%90%E5%8D%A1%E5%BB%B7%E6%83%A8%E6%A1%88%E3%80%91-%E8%AE%A9%E6%99%AE%E4%BA%AC%E4%B8%8B%E8%B7%AA%E7%9A%84%E5%86%85%E5%8A%A1%E9%83%A8%E7%AC%AC144%E5%8F%B7%E5%86%B3%E8%AE%AE%EF%BC%9A%E5%8D%A1.html

1945年8月2日签署的《波茨坦协议》:德国人民必须承受军事上的彻底失败……作者:事实上,这里的“人民”概念已经不仅限于德国本土的民众,还包括了大批生活在德国境外的德意志人。比如捷克人的殴打。刚刚摆脱了纳粹暴政的人们采取了比纳粹毫不逊色的暴行来对待敌对国的族人,在欧洲历史上书写了极其黑暗却鲜为人知的一页。
老兵舒曼:奥德河尼斯河一线以东的11万平方公里的德国领土在战后都割给了波兰,这就是对波兰被苏联占走18万平方公里领土的补偿。
江建国《德国平民代希特勒受过》:截至1947年10月11日“遣返”行动正式结束,从前德国东部领土上被驱逐或逃亡的德国人为710万人,从波兰中部地区被驱逐的德意志族人为110万人,从捷克斯洛伐克被驱逐的为290万人,从匈牙利、罗马尼亚、南斯拉夫被驱逐的合计为70万人。
中国着眼于两国人民今后的世代友好竟主动放弃了政府索赔的权利……(我:why? how? what was the context?!)

胜利之师在行动

苏军步兵来自苏联西亚地区,面孔具有东方黄种人的特征。他们冲进难民的队伍,开始劫掠财产。(勘误:西伯利亚?远东?)

战利品——女人

就德军的指挥层而言,士兵对妇女实行性侵犯是严厉禁止的,这和“二战”期间日军阶段性地对士兵实施性放纵的做法有着明显区别。根据1944年的德国军事法庭判例统计,在总数为1700万(勘误:的)德国军人中,性犯罪判例为5349个,占军队总数的万分之三,和美军进入德国后的性犯罪比例大致持平。
德国女权主义知识分子桑德和焦尔博士:在苏军进军柏林期间,约190万妇女遭受了苏军士兵的强奸,其中140万人受害于在德国东部的逃亡途中,50万人受害于后来的苏军占领区。苏军攻占柏林后,共计10万柏林妇女遭到了强奸,其中40%的人被多次强奸,近1万人被强奸致死。把以上数字加在一起,被苏军强奸的德国妇女合计约200万人。这个数字被联邦档案馆和柏林市档案馆的历史统计资料所证实,美国历史学家奈马克教授在《俄国人在德国》一书中也给出了相同的结论。至于在苏台德地区、奥地利以及东南欧地区的德意志族居住区里总共有多少德意志妇女遭受了强奸,至今没有权威性的统计数字。根据桑德和焦尔两人的调查,在大柏林地区的多数受害者是在1945年4月27日到5月4日之间遭受强奸的。也就是说,在柏林战役的后期和战斗结束后的最初几天里,苏军在整个柏林掀起了一阵强奸狂潮。

第十三章 另类解读

德军面面观

倒驴不倒架,曾威风八面的德军到了缴枪投降之际还在自我标榜“业绩”和“荣誉”,还要鼓励士兵继续为国家的前途尽职,这一点其实并不奇怪。如果最后一期“国防军公告”表达出的是对侵略战争的忏悔之意,它就不是被纳粹控制了长达10年的德国国防军。
老兵克诺内尔博士:欧洲历史上的国际关系特征就是利益争夺。来文的讲不通,就动武。

国防军之罪

阿登纳之所以被德国民众评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德国人,和他为了重新唤起战后德国老兵的自信和创造力所付出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1952年12月3日,他在联邦议会上正式宣布:“我深信我们能够完成的任务那是:把德国军人的传统价值和民主相融和。”
老兵狄科:战后,德国从国家的立场上承担起一切战争责任,然后从财政收入里支付一切战争赔偿金。这就是说,国家不让你在道义上替国家的过错担责任,但你在物质上必须要为国家分忧。换句话说,战后每个德国人(包括“二战”老兵)都在通过纳税的形式在为自己的民族赎罪。
老兵被讥讽为“我不知道运动”
国防军罪行展:这个展览总共展出了1400多张历史照片,其中有20多张的文字说明和真实历史存在明显出入,尽管它们在总数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但这在德国已是一桩严重的公共事故。右翼势力抓住这一点开始兴风作浪,意图将整个展览归结为“颠倒黑白”。从1995年到1999年四年间,“国防军罪行展”先后在德国和奥地利的33个城市间巡回亮相,所到之处观众人满为患,达80多万人。在割地右翼势力阻击“国防军罪行展”的过程中,很多老兵协会组织都站在了右翼的立场。但根据我的观察,知识分子型的老兵在态度上则更偏于理性。柏林工大的教授克拉次就说过:“这个展览有可能造成对国防军的整体否定,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去整体地肯定这个群体。做错了的事,应该让后人知道。”
2004年3月,“国防军罪行展“在充满争议的9年巡展后寿终正寝。其实,这个轰动一时的展览并没有揭秘什么新的历史事实,它只不过是以一大堆照片和文件再次证明了一段众所周知的,也是让德国老兵及其部分后人颇感难堪的历史。展览的亮点不在于主办方的出色技法,而在于主办方的过人胆识。

“澄清派”的追问

汪格罗格岛的约根斯老兵在岛上开了一家小酒店,把我一直送进房间,然后认真地向我收取了70欧元的全额房费。(我:haha so German!)
约根斯对《安妮日记》提出质疑的依据是:荷兰犹太人小姑娘安妮弗兰克的日记中的一部分内容是用圆珠笔写上去的,而圆珠笔是战后的1950年刚在市场上出现的东西。

《游击队之歌》

第十四章 再生之路

从“零点”开始的日子

精神的崛起

1951年9月27日,阿登纳在联邦议会上表示:新的德国和它的人民只有在感到对犹太民族犯有罪行并有义务进行赔偿时,才是真正地与纳粹的罪行一刀两断了。同年,西德成立了布伦瑞克(勘误:原文为“不”)国际教科书研究所,开始和法国、波兰、以色列、美国合作编写“二战”教科书。为使后人真实了解历史,《联邦教育法》中还明确规定:德国历史教科书必须在内容上包含足够篇幅的纳粹时期历史。(我:此处抄送印巴、巴以、日本……中国政府免除物质上的赔偿,不等于民族反思也可以一笔勾销不再需要。)
1966年,德国政府正式将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日——1月27日,定为“纳粹受害者纪念日”。(我:again,抄送日本。或者至少南京的姐妹城市?)
默克尔是第一位在“二战”后出生的总理,也是第一位成长在”二战“后实行过社会主义制度的德国东部地区的总理。面对同在“二战”中犯下深重罪孽但长期掩盖历史罪责的日本,默克尔2015年3月9日在东京发表演讲时指出:对历史禁闭双眼的人等于“对现在视而不见”。
一个施害民族的后人主动为因前辈罪恶而牺牲生命的人建造如此规模的纪念碑(柏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这样的事情唯独发生在德国。

后记

抗战初期,苏联不仅拒绝了中国提出的对日出兵的请求,还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同时宣告:“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并就此停止了对中国抗战的援助。
也只有对这些惨痛代价毫无体验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二战迷”、“德军迷”、“希特勒迷”,甚至是新纳粹分子。
一德国人:如果我对你们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的四人帮是这个,了不起!你们会怎么想?
德国的知识分子所具有的独立和深刻的历史反思精神具有四大特征,其一是对历史的反思超越了民族意识、自身利益和政治时尚,其二是在对历史的反思中把普世价值观作为了评判历史是非的尺度,其三是对战争历史的反思并不受战争的胜负结果和历史定论的影响,其四是对历史的反思具有足够的时代纵深……相比之下,在别的国家,胜利和弱势都会妨碍人们的自省。打胜了的人会说:胜利者不受谴责,我凭什么要自我反省?打输了的人会说:我已经够惨了,干嘛还揪住不放?因为缺少自省,“二战”留下的很多史实都没有被认真研究过。
2010年末,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缺少维护资金,欧洲各国纷纷解囊,其中半数以上是德国主动掏出来的。我们可以想象日本政府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维护和管理掏出哪怕是一个日元吗?
我们动辄就是寻根、大祭,一说就是“一脉相承”,却很少思考这种血统归属感是否严谨和科学。
真正的知识分子阶层思想是独立的,但又服从于社会正义,并非信马由缰无所顾忌;他们是批判的,但目的是营造一个更理性和公正的社会,并非要把一切搅乱。
学者要想打动别人,自己先要被打动。
那么德国老兵有没有反省意识呢?有的。他们反思的是当年为什么会拥戴纳粹,再有就是传统因素对人性的扭曲有什么影响,这种反思是根本性的反思,其结果就是彻底的反战和反独裁。
如果一定要说这本书“亲德”,那么它亲近的就是举世无双的“德国反思模式”。

【somewhere】对德国东部割让给波兰(用以补偿波兰被苏联占去的)领土,德国亦表示永不追索,而不是死抱着“自古以来”不放。

0
《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二战”德国老兵寻访录》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