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律遇见爱 7.8分
读书笔记 '
plusetreseul

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身份,并非只代表族群的归属,而是象征着一种对以宪法为基础构建而成的法律秩序的共同信仰。

法律社会中的功能,对于一个社群而言,无非是维护主权阶层在实际政治生活中的既有优势,为其行为提供正当性的托词和依据。

如果爱与死亡组成一对,那么法律就与不朽结缘。

我爱父亲大人,基于女儿的本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在权力的势力范围内,真话和真相什么都不是。

爱的高傲之处在于不向强权低头。于是,爱和法律在此处形成了直接的对抗。

爱非言语所及,爱也可以跟行为脱离。

在政治层面,爱的对立面是权力;而在心理层面,爱的对立面是意志。

权力能够创制法律,意志可以塑造个体个性。

权力,不论在政治层面还是家庭层面,都可以披上天理或法律的外衣,摇身一变,大行其道。

每时每刻他都要借端寻事,把我们搞得鸡犬不宁。

在权力面前,真相毫无意义。

政治智慧与传统道德是两码事。想在政治上出人头地,就得六亲不认。

政权的更迭让臣子不知如何自处。

所有这些臣民里,没几个是统治者可以依赖的人。统治者相对于臣民的权威,并不是天经地义的。统治者必须始终谋求臣民的支持和信赖。

对于统治者和臣民,不能只以善恶来简单评判。不论统治者还是臣民,都不会把公正或者善当成行动的指导原则。臣民的动机,可能是永无止境的欲望,或者是自我意愿的表达,或者是为了维系传统,或者只是爱。即使统治者可以分辨出哪个臣子真的对他忠心耿耿,他也无法保证这样的臣子会支持自己每个政治企图。如果这样的忠臣更加关注统治者的内心,那么他也许会将善和公正置于对权力的追求和对秩序的维持之上。统治者真正关心的是秩序而不是正义,是政权的稳定而不是每个臣子的福利。正义对维护国家的秩序有帮助时,统治者才会提倡。因为不是局内人,我们才会放大道德标准的重要性。但这样做对于我们认识政治没有太大帮助。

一个世界,如果完全被生理需求所引导,那么这个世界跟柏拉图在《理想国》第二卷中描写的“猪之城”别无二致。只有当人类不光具有生理需求,还有了多余需求之后,政治才会出现,这是个展现人性的大舞台。我们便看到了这样的悖论:政治属性是人性一大特征,人天生是政治动物,但政治又跟生理需求离得最远。

如果说只有超越了生理需求之后,才会有政治,那么,想用理智来衡量政治秩序,做不到。仅凭理智,看不清权力对人类心灵会产生什么影响,也看不清各种手段有什么象征意义。

世人都生活在成规戒律编织的世界里,但天性使然,不论男女,往往不愿安分。

人在心理上的定位以及在政治上的归属,都不是与生俱来的。光靠理智,我们不可能摸透自己到底是谁。我们的身份由我们扮演的角色决定。

众神看我们,就像顽童耍飞虫,杀我们就是个乐子。

在政治舞台上,没有完全清白的人。

爱和政治彼此冲突,无法融入同一秩序。

上半身虽然是女人,下半身确是淫荡的妖精。

人非神圣,也并不是无辜的受难者;人作为广袤天地的一分子,既建立着秩序又同时在破坏着秩序。每个人内心都有这样的冲突。想对这一冲突视而不见,唯有让自己相信:我们只是作为自己扮演的那个角色而存在。

她虽然只想成为其一,但怎么努力泽摆脱不了这种双重性。局限永远有,神性丢不掉。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我们为自己来到这个让傻子登场做戏的大舞台而大哭。

他将自己一生从头到尾看个清清楚楚。他完全明白了不能以好和坏来看待人和事,而需要以一种宽容的态度来对待。

没有强制和惩罚,那就不是法律了。如果一切都以宽恕来解决,那么政治秩序本身也就不会存在。

最高层级的爱,是发疯得李尔养表现出的愤世嫉俗而又宽恕一切的爱。没有了敌友之分,只有普遍的人性。这样的爱,敞开了灵魂的大门,勇于直面渺小个体的悲剧宿命:既无力控制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也改变不了死亡的结局。这样的爱不是天真无邪,而是承认所有人的本性中都有恶的一面,又能坦然宽恕。

只有这些事情在人们的记忆中占据一席,牺牲才会有意义。

一代人的牺牲,不止在于成就了下一代人,而是维系了所有前人为之献身的秩序。情爱关系催生了家庭,而家庭要世代延续,就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爱和法律不属于同一秩序体系,爱从不会因法律规定而发生和消灭,法律则一直都会威胁着爱。

一个有爱的灵魂拯救不了国家,反而会对政治秩序的稳定带来威胁。

0
《当法律遇见爱》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