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套路的剧作法(修订版)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戏剧的声音和叙述的声音
DIMMI

主流电影的叙事建立在因果之上,事件的前因后果和人物的动机。大卫波德维尔指出“和因果关系无关的时间和空间,是无法进入主流好莱坞电影的叙述之中的”。这套叙述哲学源自19世纪的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现实主义、自然主义和复原型三幕剧更可上溯至16世纪的“佳构剧”的概念。

戏剧的声音:让事件自然发生、看似由因果逻辑主控、创作者只是被动记录者。

叙述的声音:任何戏剧的声音都得依靠一位主控者进行组织以呈现,不论如何写实都不是现实世界的真实,呈现的行为本身就暗示了认为的选择。

古典全知视点不但全知而且充满价值判断,不但窥视既存现实的全貌,更对现实进行批判和评论。现在许多观众情缘在戏剧的声音中自己推论角色的个性,而不愿接受叙述的声音的当头棒喝。

叙述中上帝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他凭什么全知全能?是否有办法让读者与叙述者产生交流?

镜子人物:这种人物身处故事之中,但是绝对中立,他仅可以详述和批评他所知道的时间。这个人物代替作者提供讯息,但他又活在故事之中,所以读者可以参与他的思想和行为。叙述隐藏在人物背后。

声音与结构:剧本中叙述的声音得从结构切入。结构越脱离情节,就越形式化。结构越外在于动作线,看起来就越像创作者的声音。

想打破结构对主流电影的掌控,我们必须揭开结构和故事结尾的某种必然关系(或扭转)。我们必须找个方法使结构的模式在表面浮现出来。希区柯克的《迷魂记》《惊魂记》扭曲了观众对类型的期待,但仍不脱离古典叙事电影范畴。安东尼奥尼的《蚀》中戏剧的声音被叙述的声音取代,组合镜头的逻辑全然来自创作者。假想的戏剧世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街道抒情的记录。虽然剧中人没有出现,但是创作者汲取了他们的感觉。或者说角色终于感受到了创作者由电影开始时就表现出的生命态度。

0
《超越套路的剧作法(修订版)》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