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登海默法理学 9.1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法律与国家
灰袍·却尘思
主权问题在古希腊、罗马的古代文化中并不存在也不能够存在,其理由不久便会明白。即使在中古世界,主权也一样没有什么意义。当时的国家一般不是社会上最占优势的组织机关,它的优越性受到很多有权力的机构排挤:首先是教会,它努力使国家成为它的仆役;其次是神圣罗马帝国,它主张宇宙普遍性并且不承认独立的有领土的国家的存在;最后是强大的封建公侯、自治的市镇和行会,它们都认为自己是独立的权力机构,与国家应处在平等地位。对于一定区域以内的个人的统治,一般由很多权威机关分任。这些权威机关长长互相竞争,以获取个体们的归顺。当时没有一个统一的法律体制。每个独立的权力机构都主张,它便是最终的法律权威机关。因为缺乏一个最高机关调理那些对立的法律体制,于是结果做成一种难堪的法律上的混乱状态。封建侯爵、国王、教会、市镇当局——都企图使自己独立并且优越于他人的法律

博登海默对公法里面重要概念“主权”的历史说明,主权是近代政治斗争的一个概念武器,最终国家胜出。

0
《博登海默法理学》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