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反讽与团结 9.1分
读书笔记 自我的偶然
防腐

令人伤心的事实是:-首诗不具有呈现、统一性、形式或意义那么,一首诗拥有或创造什么?可惜!一首有任何东西,也不创造任何东西。一首诗的呈现乃是一个承诺,乃是所期望的事物本质的一部分,乃是尚未见到的事物的证据。一首诗的统一性就在读者的善意之中首诗的意义只是说有,或更确切地说,曾有另一首诗存在。 在这一段文章中,布鲁姆把诗—和诗人—加以非神化,正如尼采非神化了真理,弗洛伊德非神化了良知。布鲁姆之于浪漫主义正如弗洛伊德之于道德主义。 维特根斯坦的一个论点:没有私人语言。要把意义赋予一个字或一首诗,你不可以把它拿来和一个非语言的意义互相对照;一个字词或一首诗,只有看一堆已经被使用的字词或一堆已经写成的诗互相对照,才会有意义。维特根斯坦的论点可以改写为:每一个耐人寻味的隐喻都得有许许多多索然无趣的本义言说作为衬托,同理,每一首诗都预设许多文化背景。从书写的诗说到人生的诗,我们可以说,纯粹尼采式的人生—纯粹只有行动( action)而没有回应或反动(reaction)—是不可能的。人生的绝大部分必须寄附在未被再描述的过去,依赖于尚未出生的后代的仁心善意。强健诗人最强的宜称莫过于济慈所言:他“将是英诗人之一”,此所谓“之一”,用布鲁姆的话来说,即是“在他们的中间”,未来诗人出生于济慈的口袋,正如济慈出生于前代诗人的口袋。依此类推,尼采式超人最强的宜称也莫过于:尽管超人与过去的差异不可避免地是微不足道和细微末节的,这些差异仍然会延续到未来,超人对过去的细小片段的隐喻式再描述,将会成为未来本义事实的一部分。

0
《偶然、反讽与团结》的全部笔记 4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