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关于男性(第8版) 6.8分
读书笔记 解开性别枷锁
七日狐狸
事物看起来一成不变,那是因为我们观察它的时间很短,尤其是由于生命长度的限制。如果我们可以长期观察——真正的长时间——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任何事物都处于变化之中。有的人会认为所有事物都不过是过程,是一点到另一点的空间,是一个事物到另一个事物的运动。所有我们视为终结的事物——世界资本主义化、西方文明、先进的技术等等——都仅仅是一个短暂的状态向另一个短暂的状态发展的路途。

压迫的系统看起来稳定是因为它大大的限制了我们的生活和想象,以至于我们无法关注除了它之外的人和东西。但这掩盖了压迫本身的动态性造成的根本的长期的不稳定性。任何一个围绕着控制建立起来的系统都是注定失败的,因为它与最根本的现实本质的不可控性作对,同时暴力对待人类的需要和人类的自身价值。如最近两个世纪的女权主义者的观念和行动已经开始挑战暴力,打破对女性的否认而父权制变得更加脆弱了。这也是最近男性的抵制,强烈对抗和防御会变得如此激烈的原因之一。

而父权制恰恰是这样的一种事物,需要复杂的长期的改变,也需要短期的工作去缓和它造成的一些恶果。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成为解决这个巨大问题的一个螺丝钉,我们需要接受这样的观念——除非我们亲眼看到改变否则改变就没有发生,而只要改变发生了,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换句话来讲,如果我们将自己从控制的期望中解放出来,那么我们也将自由地投身于最基础的将会导致社会生活发生变革的微小改变中。

如果我们将自己视为这种改变的一个部分,我们不能用自己所在世间的年限作为这个浩大进程的重要衡量标准。甘地曾说过,作为个人,我们无法做成人和事,但关键是我们做了它。这句话触及了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关于社会与个人关系的悖论。在父权制如树的隐喻这个层面,单个的树叶不会真正产生什么影响;它的生死几乎不会影响任何事情。但整体而言,叶子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它们为树提供养分。离开树叶,树就没法存活。

我们需要学会去与那些有时让人不那么愉快的悖论共存,而不是在短暂的强而有力的幻想与无助的失望和无足轻重感中反复动摇。一个相关的悖论是我们不得不去完成一段不知去向何方的旅程。我们需要信念支撑我们不问结果地去做那些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们不得不像一个先行者那样思考,知道自己想要去的方向或知道他们想要寻找什么,而不知道哪里是旅程的终点。因为他们要去之处从没有人到过,他们不知道能否到达他们想象中的目的地,起航时他们的脑中其实也没有多少这方面的想法。如果先行者不得不先知道目的地才起航,他们永远无法到达任何地方,也发现不了任何东西。
0
《心理学:关于男性(第8版)》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