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与暴力 8.4分
读书笔记 第109页
Jarry.
正如数学家和博弈论专家约翰·纳什( John nash)—由于根据西尔维亚·纳萨尔( Sylvia nasar)精彩的人物传记《美丽心灵》而拍摄的电影大获成功,他已经成为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在半个多世纪前所讨论的(这篇论文发表于1950年,是瑞典皇家学院在1994年授予他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引用的著作之一)核心问题并不是与完全没有合作相比,一种特定的分配结果要更好一对许多可供选择的方案来说,确实如此。这里的主要问题是,在多种可选方案中,与其他替代方案相比,选中的一种特定的安排,是否是一个公平的分配方案。批评一种合作性的分配安排是不公平的(不管是针对现在的工业关系、家庭安排还是国际制度),不能仅以这种安排与无合作时相比对各方都更加有利来作为反驳的论据。(这种观点显著地体现在下面这种自认为有力的辩称中:“穷人们也获利了—那还有啥令人担忧的?”)对许多—可能是无穷多—可供选择的安排来说,事实确实如此。然而,真正的问题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对所有各方进行利益分配时,对各种不同的选择方案,应该如何加以挑选。这一论点可以用一个类比来加以阐明。要说明一个极为不公且性别歧视严重的家庭安排是不合理的,就不能说与完全没有家庭的状况相比,妇女的状况要好些。(如果你认为目前的家庭分配对妇女来说是不公正的,那么,为什么你不离开家庭而独立生活?)这里的问题并不是不主张妇女们在家庭中寻求更好的待遇,而是以离开家庭在外生活作为替代。这里争论的核心在于,在现存的制度安排下,家庭体制内的利益分配方式,与可供选择的各种安排相比,是否是严重不公平的。许多关于全球化的争论所集中关注的问题一一即穷人是否也从现存的经济体制中获利,在那些本应加以评估的对象眼中,是一项完全不值得关注的事情。这里应该问的是,穷人是否可以切实地得到更好且更加公正的待遇,同时使得经济、社会和政治机会的不均得以减少,如果是这样,那么通过什么样的国际、国内的新安派才可以达到这样的目标。
0
《身份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