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膳 7.7分
读书笔记 裸体下厨
慧宝
①凡是为情人烹调的食物,都带有情欲的色彩;若两人一起动手做,并趁着剥洋葱皮,扯朝鲜蓟叶片的良机,淘气地顺势脱下一两件衣服,效果会更好。
遗憾的是,我先生虽是个好厨于,却不擅打情骂俏。他在锅碗盆瓢间忙碌之际,若能配合甩出一两件衣服破空而过,会多么有趣啊。我告诉过他,二世纪基督教的亚当教派信徒,都赤身露体行走四方,以为这样就能回复亚当犯下原罪之前的纯真,但这个男人对暗示真是非常不敏感,直到现在,他进厨房指挥若定时,我都还没有办法剥下他那条油腻腻的牛仔裤。男人最大的情欲诱惑力,就在于擅长厨艺。
②我承认:他煮饭的时候,我已经在想象中剥他的衣服了。
当我的安菲特律翁升起烤内架下的炭火,辣手无情地一菜刀将一只鸡劈成两半时,我一方面怀有素食者的恐惧,一方面原始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
然后当他切碎一些菜园里摘来的新鲜香草,又从橱柜里拣了几样香料,我就知道面前是个善用一流食材的丈夫人选,只消跟我生活上几年,必能琢磨成稀世珍宝。
当他从墙上取下一柄波斯弯刀,以日本武士的架势挥舞四下,就将一颗不起眼的生菜做成可口的沙拉,我的膝盖开始发软,满脑子晃荡着淫荡的意象。
这种事现在还会发生,维持我俩的感情沸腾不息。
③但一旦走进厨房,他身上就有某种东西开始变化:他深呼吸一口,吐一口长气,挺起脊椎,兔子般的眼睛一扫面前的形势,就君临天下地控制了大局。
让我来,他说,不给汉娜半点抗议的机会,就轻柔地从她手中取过围裙,绑在自己腰上,安排她坐在椅上做观众。咱们来看看这儿有些什么,他若有所思地说,从冰箱里抢救出她已经打算留待明天使用的材料,以及若干她还没概念的东西。
这位梵高舞锅弄铲的架势,活像他打从出生就住在这儿似的。他的刀法出乎意料地灵活忧雅,像是在蔬菜和海鲜身上跳舞,然后用橄榄油把它们煎得金黄;他把意大利面扔到开水里,一眨眼工夫就调好一道澄澈的芫荽柠檬酱,同时口著悬河地向我的朋友叙述他在中美洲的冒险。几分钟之内,这只惨兮兮的小兔子就完全变了十样:他的小丑发型闪耀着狮鬃般的男性活力,无人闻问的可怜相变成了沉静专注——构成一种令汉娜这号女人无法抗拒的组台。
煎锅里香气四溢,深锅里的水开始咕嘟咕嘟冒泡,汉娜的期待禽来愈殷切;她的衬衫被背心的汗水浸得又冷又湿又黏,大腿湿热,馋诞直流——她第一次难以置信地注意到,面前这十男人有一双长得很秀气的手和特别宽阔的肩膀。他在危地马拉历险和为盲人驯犬的英勇故事,令她热泪盈眶;被截掉的耳朵开始显得像一枚勋章,抚摸那道疤痕的欲望无法遏制,夸她全身颤抖。
梵高把一盘热腾腾的他称之为渔夫面的意式拌面放在她面前,她叹口气投降了,取出本来打算藏了留给另一个更有资格的候选人的葡萄酒,拧暗灯光,点上蜡烛,把来自巴西的慢节奏桑巴舞曲放进音响,她用像猫咪被爱抚时的咕噜声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换套轻松点的衣服。”便换了一身黑色皮衣和驯兽师的马靴回来。
④有能力看法文菜单点菜、跟酒侍讨论葡萄酒的饕客,能博得女人的尊敬,这份敬意很快就能转换成贪婪而充满激情的饥渴。我们无法抗拒懂得烹饪的男人。我说的不是那种戴上装腔作势的白色高帽子,自命专家,在阳台上把热狗烧成焦炭的小丑。不,我所谓的美食家是指那种以无比柔情,精心挑选最新鲜、诱人的食材,悉心调制,最后奉上一份感官与灵魂的献礼的男人,他们会优雅地拨出瓶塞,吸一口酒的馥郁浓香,然后把它倒入杯中,供我们品尝,听着他们描述菲力牛排的汁液,色泽、鲜嫩、香味、口感时,我们就相信。日后他们也会以同样的声调,形容我们的销魂魅力。在我们想来,这么一个男人的感性,一定也同样地雍容斯文,包括他的幽默感在内。谁知道呢?说不定他甚至可以把自己当作开玩笑的对象!我们看着他清洗,调味、烹煮虾子,就想象他在情欲爱抚时,会是多么耐心而灵巧。他浅尝一块鱼肉,测试它煮熟了没有,我们就会发抖,期待他会同样驾轻就熟地亲吻我们的颈项。我们假设,如果他记得住一只青蛙煎几分钟会恰到好处,就更有理由牢记我们的G点搔几下就会亢奋。当然这不一定符合事实,现实生活中,他可能觉得青蛙的腿比我们的腿更有吸引力。

湿润的食欲和肉欲,相连的原因原来是这样。描写得太美了。

0
《春膳》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