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与暴力 8.3分
读书笔记 第75页
Jarry.
在这种反应式的对非西方身份的认同中,一种显著的表现形式就是许多东亚人士对“亚洲价值观”的倡导。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对西方宣称自己是自由和民权思想的历史保管者的说法(即塞缪尔·亨廷顿的说法,我已经在前文讨论过)所做出的回应。对于这一说法,那些主张“亚洲价值观”具有优越性的拥护者们并不做争辩。实际上,他们所做的与此恰恰相反。他们宣称,欧洲虽然是自由和个人权利的故土,但是“亚洲价值观”则重视纪律和秩序,而据说这是“亚洲价值观”的一项神奇优点。他们向西方宣称,西方可以保持个人自由和权利;然而,亚洲则更适合坚持秩序化的行动和纪律化的行为。我们很难看不到这一堂而皇之的亚洲宣言背后所隐藏的对西方的沉溺。对“亚洲价值观”的颂扬,在泰国以东地区的国家中(特别是在其政治领袖和政府发言人之中)最为盛行,虽然还有一种更为雄心勃勃的说法认为亚洲其他地区的价值与此很“相似”。例如,新加坡令人尊敬的资政(及前总理)李光耀,是东亚复兴的一位伟大缔造者,也是一位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富有远见的政治领袖。他概括了“西方与东亚关于社会和政府观念的基本区别”。他认为,“当我说东亚,意思是指韩国、日本、中国、越南。它们与东南亚明显不同。东南亚是中国文化与印度文化的混合体,虽然印度文化自身也强调类似的价值观。”

反对什么,站在它的对立面,即陷入它的窠臼中

0
《身份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