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与暴力 8.4分
读书笔记 第46页
Jarry.
拙劣的概括与模糊的历史 有至少两条明确的理由来说明对文明区分的依赖性是有着严重缺陷的。第一,它在方法论上存在根本的问题,它包含着这样的潜在假设,即文明的区分具有独一无二的重要性,并且必须压倒—或吞没—其他区别人们的方式。那些挑起全球对抗或者地区宗派暴力冲突的人试图把一种预先设定的单一、对立的身份强加给别人,以便从这些人当中招募暴政的“走卒”,这虽糟糕透顶但还不至于令人惊讶;更让人难过的是,反西方的原教旨主义斗士竟从在西方国家滋生的对世界人民单一分类的理论中得到了隐含的支持,而大大强化了他们的褊狭的观点。第二个问题在于,这种视角下的对文明的划分是建立在对事实的极端粗糙的描述和对历史的无知之上的。各文明内部那丰富多彩的多样性被严重忽视了,各文明之间的联系也被大大忽略了。这一对密切相关的缺陷导致了对不同文明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似性和联系的非常贫乏的理解,忽视了它们在科学、技术、数学、文学、易、商业,以及政治、经济、社会思想等诸方面的相互依赖。对全球史的模糊认识形成了对各种文化的令人吃惊的狭隘看法,这其中也包对西方文明的奇怪的偏颇解读

批评了文明冲突论的单一分类,从印度的人口宗教构成和政治现状反驳了把印度归为印度教文明,从全球史的视野看西方的“宽容”“民主”“科学”。

0
《身份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