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与暴力 8.2分
读书笔记 第37页
Jarry.
那么,用文明的范畴来解释当前世界事件的困难有哪些呢?也许它45最根本的弱点在于,正如第1章提到的,它沉溺于一种特别野心勃勃的单一性幻象( the illusion of singularity)。此外还要加上第二个困难:它对世界诸文明的划分过于粗糙,把它们看得远比过去和当前的经验分析所表明的更为同质、更为相互隔绝。单一性幻象依赖于这样的假设,即它不把人视为有许多关系的个体,也不把人看成分别属于许多不同团体,相反,他或她仅仅是某一个特殊群体的成员,这个群体给了他或她唯一重要的身份。对这种对单一性分类的总括作用的信念,不仅作为描述和预测的视角而言是粗糙的,而且其形式和含义中都渗透着明显的对抗性。一种对世界人口的绝对的单维度划分,不仅与“世界上的人大体相同”这一古老的信念相对立,而且也与人们在许多方面都不相同这一重要而合情合理的认识相违背人们的差异并不仅存在于某个单个维度。每一个人可以拥有而且也确实拥有与很多不同的重要群体相关的不同身份,并且他们可以同时归属于这些不同的团体,这样一种思想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是过于复杂了。但是,正如我们在最后一章要讨论的,这其实是一种极为普通和基本的认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把自己看做一系列群体的成员:我们属于所有这些群体。一个人是妇女这一事实并不与她是素食主义者相冲突,而这又与她是一位律师不矛盾,而后者又不妨碍她成为一位爵士乐爱好者、异性恋者、男女同性恋权利的支持者。所有人都是许多不同群体的成员(这种情况并不矛盾),而每一个群体都会给属于其中的她提供一种潜在的身份,这种身份在某种情况下可能会变得非常重要。
0
《身份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