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与暴力 8.3分
读书笔记 第27页
Jarry.
同理,如果出于某种我们尚无法理解的原因,那些在上午9:00至00之间出生的人往往容易染上某种特殊的疾病(哈佛大学医学院可以被召来探讨这个问题),那么这里就又有一个共享的困境,并为身份认同提供了根据。我们再看这个故事的另一个可能的版本。如果某个独裁统治者下令限制在这个特定时间段出生的人的自由,因为出于某种迷信的缘故,他认为此时出生的人都会背信弃义(也许是某个麦克白式的女巫告诉了他,他将被某个在上午9:00至10:00之间出生的人杀掉),那么属于这一群体的人也可以达到相互认同并团结起来,理由就是他们同属于这一群体并共同遭受迫害有时某种分类很难在理论层面上得到支持,但由于社会安排,它仍然可能很重要。法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曾指出,一种社会行动可以人为“制造一种区别,尽管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区别”,并且“社会魔术可以通过告诉人们他们是与众不同的从而改变他们”。而这就是竟争性考试所做的事情(第300名候选人可以神气非凡,而第301名则不名一文)。换句话说,社会领域中充满了差异,仅仅因为人们有意制造了这些差异。即使某种类型是任意的或者没有合理根据,但一旦它们以鲜明界限的形式被明确表示出来,并被人们所认可,由此划分出来的群体也就获得了一种派生意义上的重要性(比如在公务员考试中,所涉及的差别是拥有一份好工作与没有工作),而这足以同时为界限两边的群体提供身份认同的充足理由。,一
0
《身份与暴力》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