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 9.2分
读书笔记 没有章节的书
均均奕

他想着八个月大的女儿还没有名字,想着即将在八月出生的孩子。他想着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昨天晚上他还给她留了一头鹿腌起来准备星期六中午吃;他想念她披散在肩头的发丝和她仿佛出自人工的睫毛。他想着他的亲人,并无感伤,只是在严格盘点过往时发现,实际上自己是多么热爱那些曾经恨得最深的人。军事法庭的庭长开始宣读最后的判决,阿尔卡蒂奥这才意识到已经过去两个小时。“尽管业已证实的指控不足以构成宣判依据,"庭长说,“然而被告人犯下了可怕的渎职罪行,导致其下属作出无谓的牺牲,仅此已足够被处以极刑。"置身于满目疮痍的学校,他曾在这里第一次感受到权力带来的安全感,他曾在一旁几米开外的房间里初尝情爱的滋味,阿尔卡蒂奥感到这样煞有介事的死亡不免可笑。其实他在意的不是死亡,而是生命,因此听到死刑判决时他心中没有恐惧只有留恋。直到被问及最后的愿望,他才开口。

“告诉我女人,"他声音非常平静,“给女儿起名乌尔苏拉。"他顿了一下,重复道,“乌尔苏拉,跟她祖母一样。再告诉她如果生了男孩,就叫他何塞,阿尔卡蒂奥,但不是随他伯父的名字,而是随他祖父。"

行刑前,尼卡诺尔神甫想要引他作忏悔。“我没什么可忏悔的。"阿尔卡蒂奥喝过一杯黑咖啡,便听候行刑队处置。行刑队的首领是个擅长紧急枪决的老手,他拥有罗格.卡尔尼塞罗.这样的姓名绝非偶然。走向墓地的路上,细雨绵绵不绝,阿尔卡蒂奥望见星期三的曙光闪现在地平线上。留恋之情随着晨雾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好奇感。当行刑队命令他靠墙站好的时候,他才看见丽贝卡。她头发濡湿,身穿带玫瑰色花朵图案的外衣,正打开屋门。他努力想让她认出自己。实际上丽贝卡只是偶然向墙边瞟了一眼,立时惊呆,而后才勉强反应过来向他挥挥手以示告别。阿尔卡蒂奥也同样挥挥手。在被一排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的瞬间,他听见梅尔基亚德斯仿佛教皇通谕的吟唱,听见还是处女的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在教室里迷离的足音,同时鼻中感受到曾在蕾梅黛丝尸体鼻腔内发觉的冰块般的坚冷。“啊,糟糕!"他想起来了,“我忘了说,如果生女儿,就叫她蕾梅黛丝。"一时间,随着撕心裂肺的剧痛,折磨他一生的全部恐惧重又涌上心头。上尉下令开枪。阿尔卡蒂奥几乎来不及挺胸抬头,就感到不知从哪里流出的滚烫液体在大腿间烧灼。

“浑蛋!"他喊道,“自由党万岁!"

何塞·阿尔卡蒂奥临死前的一段,看着还是很有感触的。临死前救了自己的家人,至死也不知道身世,可怜的人,一生的安全感仅仅靠权利所得。最亲的依然是亲人,哪怕曾经憎恨。他给自己的孩子命名了祖父祖母的名字和蕾梅黛丝,为什么会是蕾梅黛丝,可能是因为她和她的祖父母一样,都是值得尊敬和肯定的人,在他们身上他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当然,最后何塞眼目中都是他的亲人。

0
《百年孤独》的全部笔记 376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