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8.3分
读书笔记 第234页
白玉京

后来许多年都有人写文章说,托洛茨基残酷无情的原因在于他是犹太人,他即不爱惜俄国,也不爱惜俄罗斯人。实际上,民族属性所具有的意义对托洛斯基,捷尔任斯基或斯大林来说都是一样的。这些人没有觉得自己是犹太人,波兰人或者格鲁吉亚人。他们认为自己是超民族的,给自己提出了全球性的任务。他们绝对没有根据民族原则选择自己的朋友和敌人。斯大林晚期的反犹主义是另一种现象。

政论家阿姆菲捷阿特洛夫不同意人们通常对托洛茨基的评价,即“异族人”,,因而写道,正相反,托洛茨基缺少犹太人的传统特点——小心谨慎,文化程度高,有适应各种情况的能力。他认为,不行恰恰在于托洛茨基过于出色地掌握了大俄罗斯人,而且是沙文主义的大俄罗斯人的典型特点——吹牛,好打架,粗鲁,轻率,凶狠。列宁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一些少数民族的人士希望自己比俄罗斯人还要俄罗斯人。

0
《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