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8.2分
读书笔记 第十九章
“作,你应该把她追到手,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假如你放走她,只怕今后别想再追到什么人了。”
惠理这么说过。她说得大概没错。作也明白,不管发生什么,都必须追到沙罗。但不消说,这并非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这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心灵之间的问题。有应当付出的东西,也有应当获取的东西。总而言之,一切就看明天了。假如沙罗选择我,接受我,我立刻就向她求婚。把现在自己能给她的东西,不论是什么全都给她。趁着还没有迷失在森林里,被坏心眼的小矮人逮住。
“并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这是作在芬兰的湖畔分别时,应当告诉惠理的话。不过那时他没想到。“那时,我们坚定地相信某种东西,拥有能坚定地相信某种东西的自我。这样的信念绝不会毫无意义地烟消云散。”
作静下心,闭上眼睛入睡。意识尾部的灯火,如同渐渐远去的末班特快列车,徐徐增速,越变越小,被吸入黑夜的深处消失了。身后只留下风穿过白桦林的声音。

这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心灵之间的问题啊。

拥有一个喜欢的人,并且不轻易放弃,这样的事情,也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

0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全部笔记 128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