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革命·历史 8.7分
读书笔记 《中国的文学评论和文艺政策-围绕何其芳的一篇论文》
bandenga

据解放后不久的统计,在中国,成人文盲率接近90%,初等教育就学率为20%多。知识分子人数,毛泽东说在1957年前后约有500万,仅占人口总数的1%。由此不难想象社会对知识分子的需要程度和随之产生的特权地位之高。 而且,中国存在其他旧殖民地国家所没有的问题:比如,中国是一个历史长达三千年的大帝国,拥有极为厚重的传统文化,承载着七亿人口。如果多少带着自己问题意识去研究中国哲学或中国文学,那么为了站稳立足点、不在那巨大的传统文化面前迷失自己的问题意识,稍微夸张地说,不抱着拼命的想法是不成的。那种厚重,是俄罗斯、欧洲以及日本都无可比拟的。在思考中国的“文化革命”时,倘若不考虑这个差异,即便是列宁的“文化革命论”也无法适用。此外,七亿人口,这在一方面造成的困难,只要想想义务教育的人数就能明白。粗略估计的话,中国处于义务教育年龄的人口应该过亿吧。光设备,就需要准备比日本全部人口还要多的量。不要说消除知识分子与民众的文化差距,就是缩小,也并非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由于篇幅关系,我的论述将加快节奏。因为抗日战争和战争中大量知识分子流入解放区,可以说暂时消除、至少是缩小了中国文化的双重性、不均等性。但这并非意味着文化由知识分子带入解放区,而是说使“文化”得以成立的知识分子本身的世界失去了,他们只有到大众中去才有生存之路。当然,知识分子也有意无意地试图将曾经的都市世界搬到解放区。《文艺讲话》正是对此的强烈批判,并号召他们与其对文化发空论,毋宁不管怎样,先到民众中去,向民众学习;这确实是毛泽东的卓见,不过也是因为有了上面的条件才可能实现。知识分子将自己的思想感情改造为民众的思想感情的必要性,如何其芳所说,即是社会主义文化的普遍的根本法则,但其形态是否能延续延安当时的样式,这本身不得不作为另一个问题遗留下来。 延安时代可以说是文化方面的一种“战时共产主义”时代吧。当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都市、解放了全国时,问题也必须迎来新的局面。当然,这并不是说《文艺讲话》失去了意义,或者说《文艺讲话》自身也预测到了这一问题。 比如,《文艺讲话》在谈到普及与提高的关系时,说提高是在普及基础上的提高,这种提高,为普及所决定,“同时又给普及以指导”。但是,伴随着“给普及以指导”是怎么一回事,出现了理论和实践层面的问题,然而《文艺讲话》没有涉及。仅仅只在旧版《文艺讲话》中被《毛泽东选集》删除的部分里有这么一句:“但是一切提高工作的指导作用,都不是硬搬,硬搬就只会起破坏作用。”没有涉及,是因为这不是当时的工作重点。还有一处,也是《毛泽东选集》没有的部分,即在提到干部需要比群众更高的文化(这一点《选集》有)后接着说:“但是这种需要,暂时还只是干部的需要,而不是群众的普遍需要;适应这种需要应该是一个方针,但是不应该成为今天的整个方针或今天的中心方针。”可以说,因为《文艺讲话》一方面指出了革命和革命文化发展的不均等性,所以至少不能否认它预测到在全国解放后,双重性、不均等性复活或扩大条件下,中国文化的不均等性问题会再次出现。 -丸山升《中国的文学评论和文艺政策-围绕何其芳的一篇论文》

0
《鲁迅·革命·历史》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