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迴音:記憶中的台灣流行音樂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页
余寄泠

在時代廻音裡,聽見青春的心跳

P3

「 Popular Music 」,有著曖昧且多重的意義,以下談及的音樂都可以被納入:首先,它可以指涉各種庶民音樂,特別是二十世紀後從傳統民俗音樂衍生出來、被灌錄成唱片的歌謠或民謠;其次,它當然也意指(且時常被理解為)唱片工業為了消費市場所量產的通俗歌曲,亦即前述的「 Pop Song 」(包括一般所謂抒情「慢歌」、或搭配舞蹈表演的「快歌」等);最後,它還有著知性或感性上彼此衝突競爭的多元樣貌,比如各種對抗「主流流行歌」的另類曲風——搖滾、龐克、電音等不同類型音樂。

由此觀之,「 Popular Music 」其實是一種永遠帶著矛盾張力、卻也因此極為豐富有趣的文化表現,它兼容並蓄或說分則並陳了流行與反流行、傳統與現代、庶民與菁英、商業與藝術等不同思維和感受的音樂。

.

.

.

復古流行:轉動一世紀的黑膠唱盤

P10

... ... 七十八轉唱片使用一種俗稱「膠蟲」的東南亞昆蟲之分泌物製成,因此又被稱為蟲膠唱片。它一面只能錄製三到四分鐘左右,一張甚至錄不完時間較長的古典音樂。有研究認為,七十八轉唱片的物理條件,間接促成一首流行歌曲約三到四分鐘左右的長度,日後流行音樂的規格也就此固定下來。

P12

... ... 經過多年演進,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發表了可錄音時間較久的「長時間演奏唱片」(Long Playing Record,簡稱LP,一分鐘三十又三分之一轉),即是現在泛稱的黑膠唱片。

... ... 留聲機與圓盤唱片,在日治時期的一九〇〇年代,由日本人引進台灣。最初並不普及,僅作為日本政府官員的休閒娛樂之用,常出現於各式公開慶典、慈善音樂會、團體辦公廳舍的場合。

P13

當時古倫美亞的社長柏野正次郎,將風靡街頭巷尾、鼓吹自由戀愛的電影《桃花泣血記》主題歌灌錄成唱片,搭配宣傳,果真銷路很好,不但開啟了台語歌曲的創作大門,更活絡了本地唱片市場。流行音樂蔚為新的風潮,不僅大量錄製發行「暢銷金曲」,更捧紅了了多位歌星和知名詞曲創作人。但這波三〇年代的唱片榮景,也使得日本政府開始擔心,若放任使用台語且饒富本土意識的唱片大量發行,可能影響台灣人民對殖民母國的認同情感。因此即以「行止風俗壞亂及防害公安」、「文化向上」等為由,於一九三六年制定了《台灣蓄音器取締規則》,開始管制和審查唱片內容,并禁止和取締違法作品。緊接著二戰爆發,在政府禁令與物資缺乏的雙重打擊下,台灣唱片發展陷入停擺。

.

.

.

音樂心情帶著走:卡帶與隨身聽

P26

... ...而早期的錄音帶材質,也與一般認知的卡帶大異其趣。例如初發明錄音機之時,所使用的錄音材料是鋼絲,因此當時使用「鋼帶」作為錄音「帶」。

... ...匣式錄音帶有著「無須換面、可連續播放、可跳轉曲目」的特性。喜愛音樂的老農夫,有時會把小發財開到田邊,將汽車音響的音量調到最大,一遍揮汗工作、一遍以音樂自娛。

P27

由於卡式錄音機操作簡便、使音樂「翻版」和「盜版」也變得容易許多。事實上,過去台灣對歌曲的版權並沒有明確的規範,尤其是外國歌曲的版權更是模糊不清,所以出版商和唱片行未獲授權就推出的卡帶僅能成為「翻版」,而非「盜版」。一九七六年,唱片工會的一百二十六家會員中,有一百家左右時從事「翻版」業務。唱片行也會提供「代客錄音」服務,將不同專輯的歌曲轉錄至一張卡帶,甚至直接販售「精選輯」。同時,路邊攤、夜市也有隨處可見由地下工廠生產的「白牌」卡帶(也就是真的「盜版」);雖然沒有正牌的包裝、音質也不一定好,消費者卻樂意撿便宜,讓合法唱片業者恨得牙癢癢。

P28

隨身聽所掀起的音樂私密化風潮,對年輕世代自我認同感的型塑至為關鍵,非但不受輿論過慮的影響,更設定了往後音樂聆聽與分享的主流形式。自此,無論音樂透過什麼新的載體呈現, 「隨身聽」都已是人們的基本播放配備,差別僅在於:裡頭放的是卡帶、CD,還是數位檔案。

.

.

.

樂迷的日常養分補給:音樂刊物

P42

... ... 除此之外,文字出版的資訊質量畢竟要比一般廣電節目來得豐富,《余光》不僅提供主流化、娛樂化的報導,同時也開始透過樂評、專欄、專題企劃等設計,讓原本在台灣大眾媒體掙不到版面的搖滾或電子樂風,有了多一點被認識的機會。

P43

... ...與《搖滾客》發行同一年,水晶唱片亦開始舉辦連續四屆的「台北新音樂節」,這也是台灣最先驅的「音樂祭」之一。和余光積極中介西洋流行巨星來台開唱的路徑相反,他們更致力于發掘本土在地具有潛力或態度的搖滾新聲。據說當年有位來自嘉義、穿著花襯衫、台語輪轉,才二十出頭便能唱出江湖氣味濃烈的藍調搖滾青年,在這個音樂節被唱片公司挖掘,他的名字叫作吳俊霖,也就是後來家喻戶曉的伍佰。

P44

... ...基本上,每期的《破報》內容大致都會涵蓋社會行動、藝文活動、音樂評介和電影評論四大主題。以音樂部分為例,其編採與評論,標榜不受市場行銷左右的自主判準,內容兼及各國與台灣本地創作,且較聚焦於非主流的獨立音樂。此外,詳盡羅列的當月音樂表演資訊,更是許多城市青年排定日常行程的重要參考。《破報》於是成了城市青年補充多元「反叛文化」養分的綜合維他命。尤其在獨立音樂如雨後春筍般茂盛發展的二〇〇〇年代,這份廣泛印發的免費報刊,和樂團文化產生了魚幫水、水幫魚的共榮關係。

P45

... ...《Play》於二〇〇一年改名為《Play綜藝王》,隔年又改為《Play偶像娛樂情報志》。自此,這個刊物已經不是傳統定義的「音樂刊物」了,其報導對象也不限於歌星或音樂人,而是所謂「更全方位的藝能偶像」。於此同時,隨著「韓流」興起,那些在台上載歌載舞的男女偶像,他們在大型娛樂經紀公司的市場計劃中,也早已不只是作為音樂歌曲的表演者。或許,《Play》的更名改版其實是種務實,似乎跟上了全球流行音樂市場的這個新趨勢。

.

.

.

當民歌唱記憶/技藝:卡拉OK與KTV

P49

... ...這位大阪商人(高城喜三郎)在一九七〇年代,以一台可以自行播放四百首配樂的錄音機器,取代了傳統的風琴配樂樂手,為當地快餐吧中喜歡酒後高歌一曲的客人服務。這台每首歌只收取一百日圓的機器,深受日本上班族喜愛,即使播放音質不佳、歌曲選擇不多(幾乎是年代不可考的演歌民謠),卻仍舊因其新潮的娛樂效果掀起了熱潮。

P52

... ...KTV對台灣、華人乃至東亞社會文化的影響極為深刻,吸引許多專家學者的關注。比如不少樂評都曾指出:「K歌」已成一種類型曲風。基本上以主流的抒情敘事歌(ballad,亦俗稱「芭樂歌」)為大宗,且音域不能太廣、旋律記憶點要高、歌詞易有共鳴。這種點播收入導向的類型創作雖有固定市場,卻也或多或少局限了台灣流行音樂發展的多元性與開創性。

.

.

.

從凝視到消費:個性造型與偶像商品

P57

... ... 雖然劉文正出道十年即退隱歌壇,完全不再以偶像之姿現身,但成為傳奇的同時,伴隨他長長的白色圍巾也跟著成了經典,直到今日都還能在綜藝節目中,看到年輕一代藝人的模仿。

P58

... ... 擋泥板則是饒富台灣本土氣味的偶像商品另一經典。一九七四年,李泰祥(一九四一 —— 二〇一四)為三陽 「野狼一二五」機車寫了一首經典廣告歌:「野狼~ 野狼~ 野狼~ 豪邁奔放,不怕路艱險,任我遨遊」,或許已經體現台灣年輕人視機車為個人自由象徵的想像。機車不僅是交通移動工具,也是自我認同型塑的載具。如何打點機車外型、表現其酷炫形象,和保養它的內部零件幾乎是同等重要的事。於是浮蓋在後輪上的擋泥板,紛紛展示起歷代台灣玉女歌手如金瑞瑤(一九六三 ——)、楊林(一九六五 ——)、方季惟(一九六七 ——)、伊能靜(一九六九 ——)等。當然 「擋泥板情人」不分國籍,也有許多來自日本和香港的 「少男殺手」(如中森明菜和酒井法子,以及周慧敏與葉蘊儀等)。儘管讓偶像跟在自己屁股後面呼吸馬路上的廢氣和煙塵,替輪胎阻擋濺起的小石子與爛泥,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有點諷刺好笑;但對於當時的追風少年來說,這不僅關乎對偶像與同儕的雙重認同,能讓心中女神貼在擋泥板上與自己一同遨遊尬車,就是一種單純的親密佔有/戰友。

0
《時代迴音:記憶中的台灣流行音樂》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