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之本事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七章 诠释的艺术
蘭舟

一、再怎么没道理的作品,分析者还是可以自己整理出一套道理;

二、无论整理出什么道理,真相可能永远和自己的分析相异,甚至相反。别以为自己做了苦工,所得到的就会是正确答案。

诠释必须有所根据,评论者也不是单凭感觉臧否。

舒伯特《三首钢琴作品》(Drei Klavierstücke,D946)为例,这是舒伯特最后、也是最常被忽略的作品之一:现在情况似乎有所改变,愈来愈多钢琴家在音乐会排出此曲,可是在我初识它的高中时代,确实谈不上知名。因此我不但自己弹,也怂恿别人弹,总觉得如此精彩音乐该有更多人知道。特别是其中第二首,旋律峰回路转,中段美得不可置信,完全是来自幽冥恍惚之境的梦幻呓语,不可多得的神奇妙笔。

交响曲不是应该表现难以言传的、出于内心而要一吐为快的那一切吗?

整个生活就是艰难的现实和稍纵即逝的幸福梦的不断交替……不存在安逸的码头。漂浮在大海上,趁它还没有抓住你,使你沉入海底。

想要描写云,下笔倒成了雾;想要给苹果,拿出的却是梨。就算是最顶尖的创作者,也不能保证自己意念可以精准无误地传达给阅听大众,基耶斯洛夫斯基更表示他的电影“若能表现自己想法的百分之三十,就可称为成功”。一旦我们不经思索,就把作者的解释(或借口)当成百分之百,那其实正是盲目的开始。

作者与作品的原意,不会必然压倒之后的诠释。

肖邦作品十五之三的《g小调夜曲》伤感而戏剧化,作曲家原本加上“悲剧《哈姆雷特》观后感”的批注,后来却划去不表,要听众自己去猜。这实在聪明:一旦被文字限定,那首夜曲就只能是《哈姆雷特》而不是《李尔王》,更不会是《悲惨世界》或《泰坦尼克号》。

“成为艺术家要有什么条件?”这个问题的答案人人不同,而我最佩服傅聪说的“勇气”:“如果你很有才华又很努力,却因为忧谗畏讥而不敢提出自己的想法,最后还是人云亦云,那又怎么可能成为艺术家呢?”

无论从庭旁任何角度观之,都无法尽见其中十五块石头。石庭如此,世间如此,诠释如此。虽然看不见,但你知道它就在那里,永远有新观点新想法新诠释等待被实现。

0
《乐之本事》的全部笔记 5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