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之本事 8.3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音乐会生存之道
蘭舟

面对舞台,音乐厅右边的座位,声音其实多半比左边要好,楼上右侧又比楼下右侧更好。

评定一个美子,无论是男是女,最后还得经过两关:一、笑。二、进食。唯有冁然露齿,魅力四射。吃起东西来分外好看者, 才是真正的尤物。”

作品乐章间可能不只是强弱反差,还有调性对比。像肖邦《第三号钢琴奏鸣曲》,其第一乐章为b小调,第二乐章则采降 E 大调。如此调性设计在听觉上将形成不稳定的游移效果,而肖邦也的确在短小篇幅中以快速流畅的乐想纵走第二乐章。如果观众在第一乐章结束后鼓掌,则其与第二乐章细腻的调性与情感对比也就损失殆尽。先前提到的柴可夫斯基《第六号交响曲》,其实是最不应该在乐章间鼓掌的例子。接在第三乐章进行曲之后的,是第四乐章惨绝人寰的慢板。那是柴可夫斯基最深沉的悲剧,也可说是他的音乐遗言。两者之间强大的反差,需要我们用心体会,才会了解那音乐之惨,究竟可以惨到什么地步。许多音乐表演家一生皆在探求作品深意,自然不愿见到经年累月的用心一次次毁于过分热情的掌声之中,即使听众并无恶意。

如此“博学”的听众,使得那些沉思、忧伤、悲恸、深情、生死呼喊与孤绝寂寥,全都成为他们知识展示的牺牲品。

即使琴音散去,演奏家的手也自键盘放下,音乐厅仍然静穆无声,满是钢琴诗人的惆怅哀伤。 “那七秒钟的空白,”邓泰山说,“让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场音乐会。”

无论如何,台下听众绝对不该“走上台”献花,因为舞台属于演出者而非观众。

马勒《第九号交响曲》特别之处,在于开始于 D 大调,到终乐章却变成降 D 大调,低了半音宛如走入死荫幽谷。可是《G 弦之歌》不但乐念温煦馨暖,更写在 D 大调上,升回半音等于把听众又带回生天。这是指挥家独到的诠释创意,也是只有在现场欣赏才具意义的设计。

知识应该用于增进理解,而不是削弱自己对艺术的感受与直觉。预习很好,但请绝对不要害怕直接欣赏音乐。

0
《乐之本事》的全部笔记 5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