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之本事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现场演出二三事
蘭舟

至于《家庭交响曲》的内容,其实就是理查德·施特劳斯一家三口的一日生活:自以为风趣的先生,泼辣易怒的太太,还有不知世事的小儿子。

昔日俄国乐团座位采传统欧式摆法,第一小提琴和第二小提琴分列两边。柴可夫斯基《第六号交响曲》“悲怆”的两部小提琴应答,也在如此摆法下才有最佳效果。

意大利作曲家雷斯庇基(Ottorino Respighi,1879—1936)脍炙人口的《罗马之松》(Pini di Roma),最后一段安排额外铜管队和台上呼应,音乐厅顿时成为环绕音响。诺诺(Luigi Nono,1924—1990)的惊世之作《普罗米修斯》(Prometeo)更将乐团和合唱团拆为好几部散布音乐厅,乐手还得从电视屏幕观看指挥方能演奏。如此设计形成独到的魔幻音效,是再昂贵的音响都无法重现的声音幻境。

就音响平衡而言,《左手钢琴协奏曲》确实有些乐段,无论钢琴家何其用力,仍然无法和乐团抗衡。但也正是在这些乐段,透过比例失衡,作曲家让“听众”也要是“观众”:“我会像一朵云一样消失”——在《左手钢琴协奏曲》手稿上,拉威尔这样为自己写下预言。当观众亲眼见到钢琴家以一只左手和乐团苦战, 在曲末终究为管弦乐吞噬时,你我也就真实体会作曲家所经历的人生悲剧。

拉赫玛尼诺夫《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以小提琴鬼才帕格尼尼第二十四首随想曲(Caprice No.24)主题开展出二十四段变奏,第七变奏起又加入中世纪教会古调“神怒之日”主题,宛若死神现身。甜美的第十八变奏家喻户晓,成为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的主题曲。作曲家自第七变奏起,又把魂牵梦萦、纠缠他一生的“神怒之日”(Dies Irae)主题写了进来。在最后一段变奏,当“神怒之日”于铜管响亮重现时,本身是大钢琴家的拉赫玛尼诺夫,却只以简单的八度在键盘上与之应对。

薇莎拉杰(Elisso Virsaladze,1940—),至今无一录音能忠实捕捉到她美妙音色的钢琴家。波格雷里奇(Ivo Pogorelich,1958—)和齐默尔曼(Krystian Zimerman,1956—)的录音够好了吧?可是他们现场所弹出来的色彩变化,和录音相比又不知高出多少。

0
《乐之本事》的全部笔记 5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