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知中解脫 8.3分
读书笔记 毒瘾与酒瘾
黄水仙
像爱因斯坦这一类为我们带来大量的信息,拥有音乐才华,或是很有创造力的人,都会在童年的时候为某些问题所苦,因为要把这样的振动频率完整的带进肉身里,其实有着相当程度的困难。但是一旦他们成熟了,你就会看见他们的才华源源不绝涌出。如果我们拥有很高的天赋才华但却没有出口可以展现的话,它就会在我们身体里造成能量阻塞,而受阻的能量就会制造出疾病。
透过成为一个有毒瘾的孩子的母亲,雪伦希望学到什么?或者说她希望如何学习?在她在这一世的灵魂和肉身都拥有丰富的特质,这些特质可以创造出各种能力与能量,并且以一种永不匮乏的形式给予他人。所以她需要创造出限制,因为灵魂会利用限制在地球成长。当处在有所限制的状况下时,你必须克服挫折,努力运用自己内在的特质,并且集中自己的能量——这种能量能穿透在地球中——的命运,创造出光与高振动频率的空间。
雪伦的经历中有哪些可以被定义为限制呢?在她处理她儿子的事情时,她一直相信自己是完美的。但是她经历了一些状况,证明了她的能力与智慧有时候仍是无法控制她周遭的一切,包括她儿子的行为。她也得学会尊重身边的人所选择的道路,即使这条路和她自己的不同。雪伦现在唯一批判的人只有她自己了,这份自我批判有部分来自于他认为自己不够完美。要学会好好爱自己并接受自己,需要我们找出这些对自我的想法,并推翻它们。
批评会让我们与被批评的人之间产生分别,而这份分别心,会创造出恐惧,而且让我们无法看见我们出生前就知道的真相:我们皆为一体。放下分别心,你就会记起这一切。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对他人的批评会召唤出我们自己的哪些部分呢?例如,我们批评一个人很软弱,那么其实我们自己也有某个部分是自己也觉得很软弱的。如果我们没有在某些时候、某些状况中看见自己很软弱,那么我们就不可能会去批评别人很软弱。相反的,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些被称为软弱的行为和个性了。所有对别人的批评,其实都是对自我批评的面具。如果我们身边有好批评的人,那么很可能是生命要我们检查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喜欢批评,或者有爱批评的倾向。
怜悯分隔了我们,而慈悲则让我们合一。怜悯,是对他人非常不尊重的一种态度。去怜悯一个人,意思就是把这个当成受害者来看待,也因此无法看见这个人活在计划好的考验中所展现出来的勇气。
那些有瘾症的人也送给了我们一个礼物,让我们有机会去付出自己的慈悲心。他们想要提供我们这样的机会是因为,这也是他们计划这个成瘾症的一部分动机。如果我们关心一个瘾症缓和,而且质疑为什么这个人会给我们带来情绪上的痛苦,那么也许我们应该要考虑这个可能性:我们希望自己可以展现慈悲,并且认识自己就是慈悲。我们所爱的那个人,正藉由提供我们所渴求的经历来表达他对我们的爱。我们可以选择让自己觉得生气、受伤、受到拖累,或者我们可以认清这个体验虽然痛苦,却是一个了不起的机会,让我们更深入去认识自己。
你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所想的想法,全部都会制造出涟漪效应。
雪莉藉由过量饮酒,就会有冲动的行为出现,因此带来苦不堪言的下次,然后她就学会了如何克服冲动。
派特在前几次的转世中失去了神这个概念,所以现在他想要拥有重新将灵性创造出来的体验。派特想要感受到强大的连结丧失感,这样他2之后才可以拥有——也因此更深入的去认识——建立与神的连结的经历。
派特一生都持续在平衡他感情上的因果关系——这是肉身生命常有的一个目的。他与酒精的关系超过了他与其他人的感情关系。在几十年后,对无条件的爱的渴望超越了对麻醉剂的渴望,因为酗酒导致的情感关系上的匮乏反而刺激了对情感关系的需求。
我们一直都有自由意志,万一派特选择了一生都不喝酒,这对他的目标会有什么影响?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段经历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效果。也许还需要另外一或两次的转世,才能够达到一样的程度。
我不禁要想,有多少已经复原的酒精患者会以后悔的眼光来看到自己的酗酒,而且或许认为他们浪费了自己的人生?有多少人会批判自己是软弱的呢?如果他们知道其实这完全是他们自己想要的经历的话呢?如果他们了解酗酒其实加速了他们的成长——某些人的成长甚至大到已经不需要再接下来一或两次的转世了,那么他们的感觉会有什么改变?
凯西跟派特谈到,她在这一世中的一个目的是要在个人的独立状态上找到平衡点,她会有强烈的倾向去承担另外一个人的痛苦,并且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你会变成我目的中的一部分——帮助我找到平衡点,并且为我在自己和别人的状况与感受之间划清界限。因为我会成为你的女儿并且深深爱着你,我会去承担你的痛苦、感受你的情绪,虽然我可能不理解那些是什么。我会向你寻求导引,把你当成我的镜子,让我看见,提醒我自己是谁,但是,能不能学会那是我的责任,我不要求你承担保证我一定可以学会的责任。你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导引我,而我不会对你有其他的期望。”
“爹地,有时候我需要你对我很坏。你看起来像是排拒我的那些行为恶劣,会强迫我去探寻自己的内心。虽然我知道你是因为就才会这样,但这样还是会强迫我去向内寻求、去衡量我自己的感觉以及我对现实的认知。虽然一开始看起来我好像会自我意识过剩,并且充满疑惑,但我会成长。这就是我在这一世里要去走得路,也是我需要你为我做的事。”“我爱你,虽然我很清楚你需要我这样做,但我还是很抱歉会给你带来痛苦。”“不要抱歉,你不会给我带来痛苦,这是我的选择,我要为这一切负责。”
清明、悔恨、进化。自我宽恕是成长道路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它会带来无条件的爱。
只有最勇敢的灵魂,会放逐自己在与生俱来的爱之外,只为了要更懂得爱。
某些人称之为软弱或逃避的举动,事实上是对人生挑战最完整、最坚定的拥抱,而这份挑战正是灵魂计划中最严酷的一种。社会的谴责,遮盖了实践这个计划的人的光芒,他们实际上比他们看起来的样子拥有更多内涵。

假象层层掩盖了我,而且通常是以极端的方式这么做。很显然,全世界都可以在我的身上看到恐惧,就像我自己也看得到一样:对社会状况的恐惧、对两性关系的恐惧、怕别人太看得自己又怕别人看不起自己的恐惧。我恐惧孤单、恐惧无法靠自己一个人面对人生。这些都是前世所留下的恐惧展现在这一世里。这些假象隐藏了在肉身里那个想要学习不在恐惧的勇敢灵魂,这个灵魂在出生前就选择了要对父亲怀有恐惧,借此提醒自己意识中更深层的恐惧,从而引发抑郁,并且最后获得对恐惧的疗愈。只有勇敢的人会计划让自己恐惧。我们的恐惧让我们与真正的自己分离,也因此我们得去找寻自己,而非逃避。我们以自己的孤单来引发恐惧,只有当我真正感受到彻底的背弃,我才能理解到我从来不曾,也永远都不会真的孤单。

荣格说:老看着自己所缺少的,这种人做梦。懂得去看自己所拥有的,这种人觉醒。

0
《從未知中解脫》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