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葆真日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1页
若存

《贺葆真日记》二十三日(9月29日) 吾父说范贯之《奏议序》。日:子固序跋,后世推为第一,以其详明也,朱子即学子固。望溪虽云法《史记》,实效子固,曾文正亦读子固文。如韩公之序,则太简淡矣。子固实本之刘向。又日:文有用包括法者,有即其一二而为言者,包括则不可少有遗漏。此文先言无所不言,随言所言之事,及进言之法,君之听以至君所以听,公所言及听之之效,后之施为,层层皆包括无所遗,文一线穿成,非凑集所能也。此篇言奏议,故归于颂美.凡颂美亦当有分量,此但日朝廷无大阙失,只可如是言,不可动言唐虞之治,其在朝廷以下此随便言,亦皆归于本题。今诸君之文,往往舍题而为之,古文虽不可拘泥于题,亦当从题中生意,若凡为议论而不顾题,则钞袭何文不可?贺葆真著;徐雁平整理,贺葆真日记,凤凰出版社,2014年,第31页。

0
《贺葆真日记》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