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理台下的骨头 8.1分
读书笔记 第211页
猫柳宿眠

她必然是一个感受力很强的人。

是怎么做到脑中储存着这么多琐碎但不无聊的细节?

江国香织特别擅长写儿童的心理,(猜测)也许与她喜欢看童话书有关。

摘录《流理台下的骨头》一段。

读这段细节时,心里会替那个赤脚呆立的小女孩伤心一阵。

(虽然纵观全文,这是一段无关重要的细节)

小时候,我曾有件很伤心的事——是关于厕所的灯。我是个头矮小的孩子,出操整队的时候总是双手叉腰的角色,上小学后有段时间够不到厕所灯的开关,因此晚上去厕所的时候要从盥洗室拿来小凳子,站在上面开灯。这个凳子平时放在盥洗室的洗脸台前,刷牙或洗脸的时候站上去照镜子。实际上,那时候无论做什么都要踩着台子。
有一次,我没站在椅子上,伸出手轻轻一跳,成功地打开了灯。一开始就把手贴在墙壁上,跳起的时候手也沿着墙移动,这是窍门。我开心地去叫父亲。
父亲起初愣了一下,但不久就听明白了。
“亲自以前总是这样开灯吗?每次上厕所都是?”他似乎反倒对这件事更惊讶。
“今后再也不需要那把椅子了。好厉害啊。长大了。太好了。”说着,他用硕大的手掌砰砰地拍打和抚摸我的头,几乎让我诚惶诚恐般夸张地祝贺我。
过了一段时间,连跳都也不需要了,站着用手一伸手——或者说用尽全身力气,就能摸到开关。
“你看。”我立刻把父亲拽来让他看。父亲默默地站在那里,皱起眉头。
“上次不是看过了吗?”父亲绝不会怒吼,但震怒的时候为了压抑怒火,语气会变得低沉,就像蔑视对方。
“那时已经十二分地表扬过你了。”父亲可气地说道,没给我时间解释就走了。
他以为我做了相同的事,以为我是想得到表扬。我孤零零地留在走廊,看着自己赤裸的脚尖,觉得非常意外。

文艺风类型小说中,天气、季节是经常被提到的,无论有用或无关,它就是存在那里。如同俳句或诗词主题一样,四季、天气是不可或缺的。从这点来看,江国香织的小说是诗一样的小说,某些细节处可看到诗意。

例如《流理台下的骨头》一段:

我喜欢二月,或许因为是自己出生的月份。不管怎么说,二月比起其他月份都短,这点很好。每年一到这个月,时间似乎不知不觉就逝去了,这也很好,而且冷得那么自然,让人安心。这是冬天最后的一个月。

在《流理台下的骨头》后记中这样写道:

观察别人的住家,是很有趣的事。
  那里的独立性和封闭性,就是观察的乐趣所在。
  虽然和自己家只有一墙之隔,却觉得比外国还要远。因为那里流动著与自己家里不一样的空气;楼梯的嘎吱响声也和自己家不同。当然,药箱里的药、住在里面的人常说的笑话、家中的禁忌、融和在那房子里的回忆……都和另外一间房子里的不一样。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很兴奋。
  在那房子里行得通的规矩,就是住在那里的人的真实面貌。我觉得以「家族」为题材的小说,像复杂奇怪的森林一样,充满了魅力。
  於是,我写了一个奇怪的家族的故事。
  希望读者看得开心。

她认为写这个故事是有趣的。

不传达意义、感想或教训,有趣是这个故事的起点,所有细节都基于这个内核而生。所以,她写了一个话不多、上班总不在家的父亲,一个会把饭桌装饰得自然野趣的母亲,一个离婚理由不明的大姐姐,一个上学时遭遇校园欺凌、工作后又恋爱不顺的二姐姐,以及无所事事爱夜晚散步的主角琴子,和爱做小娃娃模型的暖男小弟弟。

故事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如一部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只是娓娓道来别人家的生活。仅此而已。不必挖掘意义,看得开心就好。

不开心?

随时放下吧。这不就是看小说的妙处吗?

0
《流理台下的骨头》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