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8.7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历史上的文明与今天的文明
南流水

文明的性质:

1. 在单一文明和多元文明间存在着区别,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文明,依照自己的方式演变发展,而不是“单一文明”所言的只存在一种文明的判断方式。

2. 在德国之外,文明被看作是文化实体。两者都涉及一个民族全面的生活方式,而界定文明的客观因素中最重要的是宗教。

3. 文明是包容广泛的,如果不涉及全面的文明,则其构成单位都不能够被相互理解。文明内部还会在不同层级上有各自独特的文化,但更低层级的独特文化(如一个国家的南北方)从属于更大的文明实体的一部分。文明是对人最高的文化归类,是人文化认同的最广范围。

4. 文明终有终结,又生存得十分长久。在政权更迭、帝国兴衰中,文明依旧延续。但文明也是动态的,也有自己的兴衰过程,学者们普遍认为文明经过动乱冲突时期演变到普遍国家,再到衰败和崩溃。

5. 文明是文化实体而非政治实体,本身不做任何政府所做的事。

6. 一般认为有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中国文明的后代)、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东正教文明(起源于拜占庭文明,与基督教文明区别)、西方文明、拉丁美洲文明(虽然是欧洲文明后代,但演进道路不同于欧洲和北美,有社团主义和独裁主义的文化)、非洲文明(可能存在)。

文明之间的关系:

1. 遭遇:公元1500年前的文明。起初,世界上的主要文明在地理上相互分离,交往非常有限,技术等在不同文明间的传播往往需要几个世纪,同时大多数商业、文化和军事的相互作用都发生在文明内部。

2. 冲击:西方的兴起。文明之间断断续续的有限的多方向碰撞,被西方对其他文明持续的单方向冲击所代替,西方这一扩张的主要根源是技术。西方所确定的国际体系的出现(国际法意味着格劳修斯传统的西方国际法,脱机体系是西方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全球政治的第二个重大发展。

但后来,西方文明的内部政治受巨大的宗教分裂、宗教战争和王朝战争制约,在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签订后的150年内,西方世界的冲突很大程度上是民族国家间的冲突,各个民族国家都希望扩张领土,扩大军队和经济力量。1917年后,民族国家冲突外又增加了意识形态冲突。

3. 相互作用:一个多文明的体系。20世纪,文明间的关系从西方对其他文明单方面的支配演变为不同文明之间强烈、持续、多方向的相互作用。西方的扩张终结了,对西方的反抗开始了。国际体系超越了西方,成为多文明的,分裂的西方却相互粘合,走出动乱冲突时期,产生了普遍国家,当然西方意义上的普遍国家的形式是联邦、国际政权和组织等。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则根据自己的文明基础产生了认同,不同文明间的交流与碰撞越发频繁。任何一个文明将世界视为单一文明、将自己视为世界中心的观点在多文明的世界中日益变得无关且无用。

0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全部笔记 2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