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堇 6.8分
读书笔记 冬梦
咸煮加冰
他不可避免的孤单。那时他更年轻,什么也不拥有却拥有孤单。他在课本和题集中长大,成绩被认可,青春却落单。他习惯了面对自己,习惯一个人呢行走。上课下课,吃饭自习。所有的语言都在心里,那些字符在游泳,在他的头脑中。他甚至是从不想家的,因为父母太爱他,他早就感到喘不过气。
他想遇到想要遇到的人。他意识到仿佛自由,这日子还不算太迟。他说,和身边的同学相比,自己的年纪将永远是个老孩子了。20岁的时候,大师们正在创作伟大作品,而他却刚刚步入大学的那扇窄门。他羡慕身边那些天资聪慧,既优秀又帅气的孩子们。他只好也伪装成他们的样子。他说,再不伪装,就会在老去的时候更加绝望,就连一点点纪念都留不下。
年轻的时候,就是轻易携带了这些恐慌。那种没有形状却面目可憎的恐慌是心魔,暗地里诱使我们去做了我们后来所做的一切。
除了孤单,它还拥有藏匿在深处的热望与激情,它们在内部是如此汹涌。人之初。什么都纯粹,什么都真实。不论他的初衷为何,不论他有多么青涩。他笃信每个人都有爱上另外一个人的可能。经常是在晚上他想象他的青春漂浮在他的头顶,那是一个等不及的青春。把自己消费掉。他与其说是决定,不如说是不得不——投入到什么事情中去。
遇到将要遇到的人。遇到对的人。应该不是情人,不是一生的爱人。只是在年少时候,注定遇到的,注定和你交织纠缠的,和人类情感有关的,和世俗生活息息的那么一个人。没人在乎这些,虽然客观作用显著,但它们知识外部适宜的小气候,只是忠实耿耿,推动、造就和发酵,其中的人与事并不知晓,只自顾投入,浑然忘我。
遇到的那个人,其分量的浓淡多寡,也取决于你自己的感知力,体验力。那会是一个能够和你抗衡的人,一个和你类似的人,一个和你反差强烈的人,一个也和你有着相同的热望,奋不顾身去和你演对手戏的人。谁又知道,和你经过这一程的人,会变成什么人,又回变成你的什么人。
只是,他出场的时候还顾不上去想这些,也没有想过退路。他们过分地单纯热情。以为拥有热情就拥有了一切。
0
《三色堇》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