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通史(四卷本) 7.9分
读书笔记 第120页
nile

作者写道,1921年,在西萨彦岭的乌拉干河畔发现了巴泽雷克墓葬。据估计,棺椁是在秋季埋葬,这个季节湿气能够进入。冬天时候湿气冻结,再在上面修筑石冢,遮蔽夏天的阳光,墓内的冰雪就可以永久冻结。随葬物品因此完好如新。发掘表明,大约在战国中期,绣有凤鸟图案的楚国平纹丝织物和羽地四山铜镜就已经被运抵鄂毕河上游。不过,同一座墓葬中出土的四轮马车,显然又是受到西方的影响。

同一时代,从克里米亚半岛到河西走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斯基泰-萨喀部落,中国史籍称为塞人。李约瑟说,因为勒拿河和阿尔泰山出产黄金远近闻名,阿姆河南岸的巴克特里亚王国曾向北派出探险队,进入游牧萨喀人的区域设法寻求黄金,但一直没有成功,只是遇到了一些蓝眼红发的“中国人”。这些“中国人”大概就是青眼赤须的塞人。

作者写道,公元前174年到公元前160年汉文帝在位,建祚42年后,中央之国依然在休生养息。在河西走廊,老上单于击破月氏,“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月氏被击溃后,一部分退处南山,与羌人杂居,被称为小月氏。另一部分西迁伊犁,破走塞人,被称为大月氏。

150多年后,古罗马历史学家斯特拉波记录下这些塞人的踪迹。在他笔下,“萨喀劳卡伊人”向南翻越天山和帕米尔高原,征服了克什米尔西部谷地,并将势力逐步扩展到以喀布尔河中下游犍陀罗盆地为中心的罽宾。 部分南迁塞人甚至越过信德沙漠,来到现在的巴基斯坦沿海地区。似乎可以猜测,沿奇特拉尔河或者印度河上行翻越帕米尔高原进入塔里木盆地的路线,自从新石器时代以来,已经在操东伊朗语的斯基泰-萨喀部落中口口相传。

另外有小部分塞人选择了更加传统的路线,向西南攻入巴克特里亚,最远到达赫尔曼德湖地区。此后,这个地区就被称为萨喀斯坦,也就是今天的锡斯坦。直到中世纪,这里的农民仍被称为赛格人(Sagzi),说明他们是塞人的后裔。

大月氏人还没有时间来经营伊犁,公元前161年到160年,就被尾随而来的乌孙驱逐。《史记·大宛列传》写道“过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遂都沩水北,为王庭”。大月氏人大概是跟着塞人逃亡的马蹄,从伊犁河谷进入纳林河上游谷地,经过费尔干纳山的某一个山口,取道费尔干纳盆地进入河中地。20多年的征战后,巴克特里亚的希腊人王国被终结。

根据北魏使者董琬等人见闻所编纂的《北史·西域传》认为,当时的康、米、史、何、安、曹、石、火寻和戊地昭武九姓,以及大宛、穆(木鹿)、漕(加兹尼)的统治者都是源自祁连山北的大月氏人。“康国(撒马尔罕),……其王本姓温,月氏人也。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遂有国。枝庶各分王,故康居左右诸国并以昭武为姓,示不忘本也。”

0
《中亚通史(四卷本)》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