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知中解脫 8.2分
读书笔记 身体的病痛
黄水仙
《求恩的故事——同性恋艾滋病患者》
我想知道,灵魂是否在投胎为人之前,就已经选择了要经历身体的病痛。如果是,那又是为了什么?
答案是:是的。求恩计划患艾滋的经历不只是为了他个人的学习,也是为了整个灵魂小组的成长。
那些(灵魂)一起彼此协助将他们的个性和想法灌输给求恩,过程中也会制造出一些障碍给求恩,他一定要克服之后才能清清楚楚看见自己真实的本质。这感觉就像是一场障碍赛,你碰到同样的障碍越多次,就越容易调整自己的移动方式来跨过它、钻过它,或是从它周围巧妙地绕过,直到这成为你的第二直觉。当求恩不再觉得跟身边的人比起来,自己很渺小、没有人爱、不讨人喜欢、不够圣洁,他身为人时所面对的障碍就会消除了。
天使传达出人生挑战最主要目的是:让我们知道,自己的想法和感觉创造了我们所处的实境。人生困境的挑战就像是镜子,反射出我们对自己的感受。
要能看见你自己真正是什么,相信属于自己的真相、自己的本体为何。这一切都在于,相信所有人都值得爱,值得无条件的爱。求恩的灵魂小组在参与这一部分时,预先设定了有条件的爱,这样的爱要在特定的状况中才能被感受到——遵照社会习俗、传统才行——而求恩因为无法遵照这样的传统和习俗导,致家庭成员收回他们的爱。在这样的情况下,求恩对自己的想法就产生了:他不值得别人无条件爱他,只有当他按照设定好的方式表现,也就是达到他人的期望并且获得他人的认同时,他才会被爱。这时候,困扰就出现了,从小培养出来的人格也就开始四分五裂。艾滋病的出现,就是要把无条件的爱的渴望,与认为自己不值得别人爱的想法分开。因此,当求恩的灵魂开始发光,当求恩看见那样的光,并且相信那就是自己,疗愈就此开始,也因此而完整。
在这个地球上的心灵成长,其精髓为何?一旦我们不再认为自己是有限制、有缺陷的人,相反的,我们忆起自己其实是超凡入圣的存在,那么,我们对自己的爱就会开始发光。要能认识自己内在的光,需要你改变思考的模式,以及更激烈一点,以身体的健康为代价。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计划一个愉快美好的人生,其中充满了无条件的爱呢?要让一个人体会到自己值得,这样不是比较容易吗?所谓平衡,要经历过光明与黑暗两者之后,才能获得。这是一个好与坏对立的世界,而在光明与黑暗、好与坏之间找出平衡,便能让你们脱离这个世界,带你们远离二元对立,并且在你心中创造出一种信念:一切皆为一体。
我要怎么做才能提高频率呢?宇宙中最高的频率就是爱,所以尽可能让自己长久保有这样的频率,这就是秘诀。
那么,艾滋病的出现是要治疗人类,让人类知道自己并是不是身体,自己是光,这样说正确吗?完全正确。
这群得艾滋病的灵魂除了学习自己个人的课题之外,他们也愿意借此教导长辈们一个不容动摇的课题:宽恕与无条件的爱。求恩需要借此来经历自己对改变的抗拒,并且学习更常运用智慧,做出更明智、更富有感情的事。他们想要达成的事,为这个世界的人性多增加一些宽容。他们愿意忍受这个社会加诸在他们身上的批判,借此让那些做出批判的人能够选择表达,并且知道,自己就是无条件的爱。
可是,那些并没有在出生前计划要得艾滋却又得病的人呢?在这种情况里,如果有所谓的角色的话,这个灵魂又是扮演了什么角色呢?我有个朋友死于艾滋,但是这是他还在肉身时自己做的选择,因为他的灵魂想要离开这一世投胎。我的朋友感觉不到爱,而且是从出生开始就没感觉过爱。他会想这样做是因为,在生病的过程里,他可以得到许多爱和关注。他的更高自我(灵魂)也认同他的肉身所感。他的人生充满了哀伤,缺乏谅解,而且自责不已。要让她的灵魂离开这一世的生命,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史黛西,除了我们已经讨论过求恩的例子,灵魂计划在人世经历重大疾病的最主要原因还有哪些?有很多,包括自我和自私。重大疾病可以用来让一个人由内在开始调整自己和自己的信念、价值观,以及对事情的看法。有时候疾病的发生也是轮回的一种平衡作用。此外,我也要提醒读者,虽然当个生病的人或是要照顾一个生病的人,看起来好像是个沉重的负担,但这是通往某处的踏脚石,疾病,是进化阶梯上的一级台阶。
求恩规划了一个出色的人生设计,他选择了这个小城市和历史上的这个时间点,这个肤色和这个宗教信仰的家庭,正好让整个社会的羞耻反映出他内心的羞耻,他所计划的人生将萌生出对羞耻的重要理解,并在最终疗愈。求恩那无法谅解的父亲、妄下结论的母亲、以及侮辱他的伴侣,都是爱。当求恩的灵魂最终与他们相会时,他会谢谢他们非常称职的扮演了这些角色。对肉身的人来说,重新发现自己是爱,将会带来肉体与情感上的疗愈,这正是求恩现在开始感受到的。
自我原谅是求恩在这世疗愈过程中的试金石。他必须要能原谅他人的偏执,原谅他人对他所说的话。当求恩知道自己患艾滋时,他觉得是自己活该应得,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羞耻感有多重。
任何疾病都是肇始于人对自己的想法和感觉。肉体的病痛,反映出我们自己需要疗愈的部分。
《朵丽丝与乳癌》
朵丽丝如果学会了自我珍爱与正确使用性别能量这两个课题,是不是就能阻止乳癌的发生?正确,另外还要完全不带偏见的接受女性形体。
有哪些事情是计划好要出现在她的人生中,除了要来教导她这三个课题(正确运用性能量、接受女性形体、自我珍爱)之外,也是要用来阻止乳癌的发生?最关键的情节就是她十六岁时与酒鬼母亲的那一段,此前,因果关系都还没有起任何作用。一旦当她接受了母亲认为她是荡妇的评价,并且相信她自己什么也不是时,她就走上了那条必然之路。她完全没有去想母亲可能是错的。
那些给予我们最严峻考验的人,是听从了我们的指示才这么做的。这些扮演施虐者角色的灵魂是出于爱才会这么做,而且通常他们会把自己个人的学习延后到下一次转世,好让我们得到自己正在追寻的成长经验。
人体是一部精密仪器,某些参数是设定好要在某种情况下开始作用的,就像杠杆上安装了一个平衡装置,靠着正面的想法与接受,或者努力去消除有害的想法与情感,这个装置就可以保住平衡。而有害的想法与情感则会改变身体的生化机制,唤起癌症发作的可能。思考模式会触动较容易患乳癌的基因。
人生没有所谓的闯关成功或失败,不过是选择属于你自己的课题罢了。没有哪一种结果是错的。
一个人专注的思绪再加上相信自己无限的信念,其力量强大到可以排山倒海。
透过这次患癌,朵丽丝发现,当一个人必须全神贯注在疗愈上的时候,性能力不过是次要的天赋罢了。在她眼前的更重要的是创造力、勇气、决心、放开胸怀拥抱机会,以及对他人的信赖;形体皆有其功能,形体不只是用来表现她的性别和性向,这种次要特征并不会影响她的女性特质或别人对他的喜爱程度,因此,她对身体的情绪性攻击也已经解除了;她努力面对癌症,借此启发他人,从这些因她而受到鼓舞、得到善意响应的人眼中,她看到了自己,也让她知道自己还有更多值得爱的地方。
一般来说,人也可以透过比较没那么痛苦的方式,来学习某课题,但是如果没有学会,同样的考验就会变得更严峻了,是吗?
如果一个人认为癌症是残酷无情的痛苦,那他就无法克服癌症。这个人已经先被打败了。而如果一个人可以用中立的态度来看待癌症,就像看待火一样,可以觉得它是好、是坏,或没有什么特别,那么这个人就比较能够接受这堂准备了很久的课程。病痛是呈现情绪或心智上所遭遇难题的最终手段,它纯粹只是另一种学习。这无关对错,更不是惩罚。这也不是神不再爱你的表示。这是人类存在的一部分。等人类学会在更高频率的层次里表达自己时,病痛就不再有意义了,所以会就此消失。
我们的思想会潜入并撩动每一个细胞,用能量来改变它们。虽然看起来我们是为了要回应肉身现实中的种种,才会产生思绪,但事实上,是思想创造了肉身的实境。在人的形体中,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独立的意识体,它们听从思想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我们身体里发出回音,就像在山谷里大声喊叫一样,细胞会呼应这声喊叫。
从灵魂的角度来看,朵丽丝母亲刻薄的话语是带着爱说出来的,因为这些话映照出朵丽丝内心的自己,而这个自己是需要被疗愈的。只要她能在母亲的指责面前,选择好好爱惜自己,这些批评的能力就会被释放出来。但是当朵丽丝相反的选择了把母亲的这些话内化成自己,那个机制——乳癌时间——就被启动了。正如有各式各样的言语伤害,癌症也有许多种类。而乳癌会出现在朵丽丝的人生中,就和其他事情一样,并非巧合。我们再也不是人生的受害者,我们变成人生种种祝福的接受者。
我们的行为、言语及思想,全都会对这整个世界造成冲击。藉由克服那些我们在出生前计划出来的考验,我们就能够创造出一种共振的频率来疗愈人类。求恩的故事里天使告诉我们,艾滋病是对人性的疗愈,朵丽丝的癌症也是一种形式的疗愈而非疾病。当他们放下耻辱和自我厌恶的情绪,转而选择好好爱他们自己时,他们同时也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比较容易将自我批判转换成自我爱惜。
带给我们最深刻磨难的人,通常就是身为灵魂时,我们分享最多爱的那些人。从肉身角度,我们很难想象,那些对我们不好的人,实际上是以某种形式在为我们服务,更难想象的是,他们对待我们的那些所谓恶意行为,其实都是他们所做出的牺牲。
0
《從未知中解脫》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