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9.0分
读书笔记 第61页
亚萨西的naomi

“然而,这种谨小慎微、捉弄痛苦、免挂站牌的做法自然收效甚微。他们在避免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发生的精神崩溃的同时,实际上也放弃了可以在对今后团聚的想象中忘掉鼠疫的那些相当频繁的时刻。这一来,他们停在深渊和顶峰的半中腰,说他们在生活不如说他们在漂浮,他们被遗弃在没有方向的日子里和毫无结果的回忆中,这些日子和回忆有如飘忽不定的幽灵,只有情愿在他们痛苦的土地里扎根才可能成形。”

0
《鼠疫》的全部笔记 8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